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9年04月28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82

关中三市限行,我们还需多少成熟度去冲出“霾伏”?-208坊

早安,坊友们~今天是2017年12月1日,星期五,农历十月十四,晴,气温-4-7℃,空气质量156,中度污染。西安今日限行尾号5和0。
▼▼▼
近日,关中地区又遇霾伏!继西安施行常态化限行后,咸阳、宝鸡也开始实施这一目前被寄予“厚望”的政策。
与之相对的是三市略显糟糕的污染天数(含轻度霾天):截止11月30日血色天都,西安污染天气18天,咸阳19天,宝鸡12天。而在这个“灰色11月”,西安终于开启了已酝酿小半年之久的“常态化限行”。坊叔查找了2016年11月的西安污染情况,污染天24天,其中重污染天高达10天。看起来,这场被戏谑为“以治霾为名的缓堵”式限行,收到了初步效果。而今年最大的治霾亮点也是整个关中区域,渭南、咸阳、铜川、杨凌、宝鸡等市,或将陆续开始为期四个月的常态化限行。

围绕“雾霾治理”,西安等市近年来从“拆炉战斗”、“渣土车、扬尘防控”、“雾炮神器”到“网格治理”、“联防联控”,夹杂着“要靠风”、“怪秦岭”甚至“秸秆焚烧”、“炒菜油烟”的聒噪、争吵,再到今年,似乎终于找到了重要“穴位”。
但坊叔一直秉持一个观点,在这场战斗中,考验的其实从来都不只是雾霾治理能力,而是一个城市的“成熟度”,比如综合管理能力、顶层设计思维、市民意识、配套设施甚至城市良心等等。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熟,至少有三点:对于承诺的态度、对于一件行为的后果承担,以及大局意识。于城市治理,亦推而论之。
关于承诺,还有多少“腕儿”可以“断”?
通过媒体向全体市民传达自己的意志、决心,是城市管理的一个常用手段,而为了加强这一语气,消解有可能产生的舆情,“信誓旦旦”似乎成了一种“标准姿态”。譬如,坊叔曾工作过的某市,为了解决缠绕十几年的某一治理工作,年年在媒体上郑重承诺,“要给市民吃一颗定心丸”,但年年收效甚微,市民笑谈: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定心丸”了?莫不是卖十全大补丸的狗皮膏药摊儿!
对此,甚至在市民间形成段子,“你曾说过,会永远爱我,也许承诺不过因为没把握;别用沉默,再去掩饰什么,当结果若那么赤裸裸....”(歌手莫文蔚《盛夏的果实》)。
很显然,这种“没把握”的“承诺”已经消耗了部分政府公信力,而当民众对一公共事件失去信心时,所有事情再做下去,要么是“事倍功半”,要么就学会“忍辱负重”去为承诺买单。

关于治霾,我们常常所见的新闻通稿是,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如何如何......当然!态度是成功的一半,但实际效果的影响因素错综复杂,甚至并非一项举措、一个部门,或者一度时期可以做到的。而关于雾霾的成因,还在众说纷纭,只是目前断为“20%以上为汽车尾气”,谁都明白这是一个“哲学”问题:要鸡,还是要蛋。GDP,还是蓝天。这两个看似对立的问题,其实千丝万缕,也“千愁万绪”,甚至环环相扣。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尽管“汽车尾气之说”已通过目前收到的“限行蓝”得到了些微侧证,但很坦白地说,民间较为认可的还是“工业废气”湖光岩门票,“咬牙关他几个厂子,收效绝对大!”坊叔一友人便是天天抱怨治霾穴位不准,不是限行了事(他自己的车一周被限行一次),而是要拿污染企业开刀星际禁区。但讽刺的是,前段时间,他工作的厂子被查不达标,要进行停产整顿,甚至有关停的意思。他又抱怨,“我吃什么,喝什么?先别说空气问题,肚子怎么办?”此时,似乎“蓝天”远没有“肚皮”重要了(大概他没想到上班的厂子有问题吧,同时希望他和平时一样笑看坊叔对他的调侃)。

而单以西安为例,有多少蓝领?多少工人?往大了说,并不排除市民拿着“肉夹馍”期许“天空蓝”,当真正为“天空蓝”去牺牲时要想念“肉夹馍”。
小A的厂子被停了,他直言,如果采取先进的环保措施,他要多支出几倍的工人工资,这些钱会让自己本来捉襟见肘的运营更加举步维艰房少梅,便寄希望于自己多少还贡献了GDP,可以“从轻处理”。
雾霾治理需要花钱,钱是GDP,GDP很大一部分来自开动的工厂于垚辰,而工厂洁净生产也要花钱,如何解决?如何平衡?如何形成一套长效系统?
一个成熟的男人,要么不轻易许诺,要么承诺的背后已有一套精准无误的配套系统。一个成熟的城市,关于治霾承诺的履行,绝非一个“壮士断腕”!也需要部分“企业断腕”,更需要“市民断腕”。不然,一个市长身上也只长了两个“腕儿”,今年“断了”,明年“断了”,后年怎么办呢?

关于责任,限行之后呢?
如果限行真的切实有效,坊叔倒是全力支持,甚至全年限行都好,不治霾就治堵了么(这几天西安又被评为全国十大堵城之一了),反正坊叔也没车气修无极,一直靠11路(两条腿)去上班。但西安城是存在“有车人”、“无车人”和“公车人”之分的!这便有了“道路主权”之争。换言之,为了“共戴蓝天”,“有车人”做出了一定牺牲,而一项政令的实施跟着配套措施,是城市治理最起码的“成熟度”。且不论已纷扰许久的“6人赞成4人反对”VS“4人赞成6人反对”的调查结果是怎么得来的,限行既施,愿配套后至仙班校园2,而不“后滞”。
且看雾霾同样严重的北京、成都,开启限行之后,都采取了哪些配套措施(截取部分):
1
【北京】交管部门公布十项人性化交通管理措施(早在2008年)
1)限行措施实施的第一周(10月11日-10月17日)作为缓冲期,对违规上路的机动车,只进行提示、教育、警告,不予罚款处罚。
2)对左下肢残疾人驾驶的自动挡小客车核发通行证。为充分照顾弱势群体,借鉴奥运期间经验,为左下肢残疾人驾驶的自动挡小客车核发通行证,持证车辆不受限行规定限制。
3)外埠进京的黄标“绿色通道”车辆、邮政货运车辆以及经北京市运输管理部门核准、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备案的为北京市运送生产生活物资的车辆,不受禁限时间和区域限制,但6至24时禁止在五环路以内道路(不含五环路)行驶。

2
【成都】2017限行雾霾限行政策新增条例:
1)同一家庭2车同日限行免费更换号牌的便民服务措施。
解读:也就是说如果有2部车同一天都不能上路,可以给你免费换车牌。
2)对个人、家庭和单位拥有2辆(含)以上尾号相同或同组限号的汽车,免费提供办理车牌号码更换服务。
解读:因为限行规则是同时限行两个尾号数字,当你的车会同时限行的话,可以给你免费换车牌。
除此之外, 2013年开始限行的广州,在政令开启之时就从四个进城方向设36个换乘停车场。

今年7月,西安计划实施常态化限行,在一场媒体通气会上,坊叔亲眼目睹了交通、城建、环保、地铁等部门的联合应对。焦点还是落在限行之后,有关“停车位”和“公共交通”这两个方面。在此,公开当时的几个问答。
问题:限行之后的车辆停放问题如何缓解?
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队长刘军:停车难是城市在进入机动车时代面临的共同问题。但我要说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满足一人一车,如果想拥有自己的汽车,就应该考虑为汽车安个家,因为限行导致车辆需要停放的,肯定不能通过占用公共道路资源来实现,这对其他交通参与者来说也不公平。
问题:限行之后部分车主会使用公共交通出行。外地有采取限行之后公共交通优惠甚至免费的措施,西安做好准备了吗?
刘军:从去年的限行情况来看,限行并未给正常出行带来太大的不便,尤其是去年限行期间的统计数据显示,限行之后反而提高了公共交通的运行效力,使得城市交通发展更加平衡。关于你提到的问题,现在是征求意见的阶段,我们作为政策制定的参与者,会把这些问题收集起来,汇总后集中协商相关部门解决。

从这两轮问答中看得出来,关于“停车位”的解决,似乎有些遥远;关于公共交通能否满足,也是“刻舟求剑”的揣测。而坊叔从常态化限行的方案里除了借鉴北京、成都部分条例之外(关于残疾人和公共用车),并未找到“听证”时就一直争论的这两大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仍旧停留在坊叔参与的那场“通气会”的“承诺”里仙魔道典。
而至于2018年3月15日是否还将常态化,目前不得而知石原贵雅,坊间迷思......
一个行政行为陈鸿梅,必然产生另一个行政行为。但不管怎么说,为某一行为负责,考验着城市治理的精细度,而精细度恰恰是消解矛盾的一大神器。坊叔倒是一直替有关部门操着“闲心”:又一次的“半夜鸡叫”后,恐怕全看今年雾霾治理的成果!如果限行之后,效果并未达到公众预期,又继续上“十大堵城”的榜单,难免届时舆论哗然。故此,莫将“共戴蓝天”的愿望,实施成“不共戴天”的架势。
当然,但愿这份“闲心”是白操,就像坊叔此时手中端着的“咸饭”碚怎么读。

关于大局,谁还在庆幸自己不是环保局长?
雾霾治理圆叶景天,就像减肥,坚持一下就会瘦。只是,减肥燃烧的是脂肪,治霾么,有点烧“环保局长”。
一本环保部主管、中国环境报社主办的内部刊物《新环境》中一篇报道里统计了这样一个数据:“20年来,99%的卸任厅局长没能从这一岗位(环保局长)上获得升迁。”
2014年两会上,一位环保部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司司长曾坦言,有一次打车上班,出租车司机一听他要去环保部,把他数落了一路矮到死,“你看看你们把这个天搞成什么样!”这让他既委屈又“压力山大”。
现在比雾霾更重的是“心霾”。我们每个人都享受了工业带来的好处,而伴随而来就是我们的“共业”!谁也逃不掉,谁都有责任。但在这件事的面对上,我们似乎又是那么不成熟地将它推到了政府一方,或者一个地区、一个部门,或者一个环保局长身上。

今年初,户县(今鄠邑区)环保局领导班子电视问政后集体下马,被评“大快人心”,自然是觉得环保工作日后将“更加用心”。话虽不错,但坊叔却嗅出了一些“别有用心”:如果说民众寄希望于环保局,是一种“幼稚”,那么作为管理者,靠一个环保局便是“推卸”!
时至今日八极武神,在一些地方,经济的发展模式仍以环境为代价。早有调查显示,治理环境往往意味着要损害到一些企业的利益,而这些企业又关系到当地的经济和人们的就业,再加上环保局的官员由当地政府任命,“乌纱帽”掌握在地方党委政府的手里,有的政府片面强调经济,忽视环境保护,甚至要求环保部门去为企业造假,但如果置之不理,就是渎职、不作为,在这种情况下,环保官员们要保住位子就得放弃原则,坚持原则就得得罪上级,最后无奈的环保官员们只能吐吐槽,抱怨下,一边背着骂名,一边领导还不待见。

《中国经济周刊》曾调查记述如下:记者所到县、市,提及“环境追责”,环保官员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表达“不解”——环保涉及众多部门,国家亦有职责界定,但只要出了环境问题,环保部门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舆情爆发时,一些地方政府通常还会处分环保官员来平息民怨。
如果再回头去看“给监测器戴口罩”的事件,为何明知故犯?这几名环保官员固然可恨,但他们背后所掩盖的“另外一环”更可恶。
谁在“正义凛然”地挖坑,谁又在“众矢之的”地接盘?
无论是有关部门,还是全体市民唐琳璐,如果不能坦诚面对这一问题,雾霾治理便是“掩耳盗铃”、“一叶障目”。
所庆幸的是,在关中几市不仅已形成地区联控联防,在西安更实现了交通、环保、城建等部门之间的通力合作。至少,这一“共同担当”的意识已开始灌输。但坊叔始终觉得,还有一个“共识”应该达成,便是市民的担当。公民,一方面享受公共权利,另一方面要承担自己的公共义务。在治霾这场战斗中,“群众路线”甚至是至关重要的。“同舟共济”,是一个城市成熟的重要标志。

前段时间,坊叔回了趟农村老家。尽管老家贫穷无车,按说没什么机动车尾气,但仍旧雾霾四伏。大姑正在用秸秆和麦草烧炕,浓烟滚滚。坊叔慨叹,“有专家说,农村烧炕的浓烟也是雾霾的罪魁祸首”。大姑白了坊叔一眼,回,“烧了几十年了,怎么以前没见霾!都是城市里的脏气(雾霾)跑过来的包凡一,反倒怪俺们!不烧炕,冻死么?那些电视上的专家,自己房间有暖气不烧炕就来说俺们,你们暖气不烧大炉子么泗门生活网?大炉不脏么?你们睡电褥子床,发电脏不?别一扯到啥雾霾,就挑软柿子捏!”
面对大姑之论述,坊叔竟良久无以应对,看来,“霾龄”多年的坊叔,也是“不成熟”呢!

新闻茶点
1.榆林灾后供水工程成功试通水。水谷雅子《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01日 22 版)
2.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将于2018年1月25日在西安召开。
3.未来3天关中中到重度霾,西安市重污染天气预警等级由蓝色预警升级为橙色预警,从12月1日零时起执行Ⅱ级应急响应措施。期间,幼儿园、小学、中学及同等学历学校停止所有户外课程和活动浪漫龙驹。
4.陕西将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明年起纳入补充医疗保障,每人每年70元陈梦露,由政府财政负担。
史上今日
1948年12月1日 (农历冬月初一),我国第一版人民币的诞生。

晨读日签
一切使人团结的是善与美,一切使人分裂的是恶与丑。
——列夫·托尔斯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