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11月27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86

守了二十几年的处女身,迷糊中竟被陌生男人夺去了……-言情基地


/1/
苏茉儿躺在红木雕花的大床上做着梦,梦里她还是宅在家里网文作家,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关在小黑屋里绞尽脑汁,连逛淘宝、订外卖的时间都没有。
现如今终于来到了一个没有网络的时代,没有出版社催稿,没有粉丝催命,没有同行拼字,没有银行催房贷、没有信用卡催账单……她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一直睡下去了。
梦里,一对男女在床上翻滚着。
苏茉儿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南韩血战记,有条不紊的按下快门。
男人感觉到了什么,身体僵硬,拿过手边的被子盖在女人身上,自己慌乱的下床穿着裤子。
“茉儿悠然山野间,你怎么来了,你,你听我解释!”
“别急,拍完了这张,我给你时间!”
苏茉儿对着床上的“小清新”和衣衫不整的渣男又照了几张,心满意足的收工转身。
男人终于穿好了衣服追上来。
“茉儿,她是我们校长的女儿,她答应我学校集资建房的时候分给我一套,你知道B城的房价5万多一平米,我根本买不起。我讨好她,也是为了咱们俩,为了咱们将来的家!”
苏茉儿咳嗽了两声,从包里不紧不慢的拿出一份购房合同,在渣男的面前晃了几下梁梓豪。
“这是什么?”
“两个小时前,这是我们共同的家,上面写了我和你的名字,可现在你被除名了。”说着,苏茉儿撕毁了合同,扔在了男人的脸上。
“茉儿,你哪来的钱,你竟然买了房子,怎么可能?”渣男哭了。
“钱当然是靠正当努力赚来的!”她辞掉了悠闲轻松的公务员工作,选择发挥天赋在家写小说,他相信了她是不想挤地铁四会家园网,完全不了解她只是不想让他心疼。写作时间每天超过18个小时,他以为她是天天在家睡大觉?
“茉儿,我错了!”
“错就错了,关我半毛钱?分手吧,以后有多远滚多远。”
“茉儿植祖,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不能原谅我一回吗?”说着,刘特良渣男看着满地的合同碎屑跪了下来。
苏茉儿慢慢转身,微微一笑:“我苏茉儿可以自己买房,可以自己买车、可以自己修水龙头……可以做男人能做的任何事情武川论坛,我需要男人为我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专一。而你,让我恶心湖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分数线!”
身后传来渣男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宝宝巅峰公子,宝贝……我真的爱你!”
可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宝宝,谁又真能是谁的宝贝?
苏茉儿翻个身,继续睡觉!
铜镜里是一张稚嫩的容颜,十五六岁柳芽儿般的年纪,却偏偏穿了一套老气横秋的衣裙,华贵有余、死气沉沉,要知道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女人70还往17上打扮呢,真不知道原主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儿?
可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就知道了,前前后后十几个人,都是一张晚娘脸,每个人打扮得一丝不苟,站在那好像一排兵马俑。
最前面的两个年纪不轻姑姑,一眼就让人想到了古代的老尼姑和现代的教务处主任。
苏茉儿撇撇嘴,又看见这头上插着一堆凤钗、步摇,十足一个千斤顶,刚拔下来一个要扔在桌子上。
/2/
其中一个嬷嬷宝相庄严的说:“侧妃娘娘,这凤钗可是殿下唯一赏给您的东西。”
心爱之物?
苏茉儿面上一晒,心里对这位原主不禁怜惜起来。
哪个女人没有在青春年华里喜欢、崇拜过一个男人?
可只有极少的人才敢于奋不顾身,不怕全世界人都知道我爱你,即便你不爱我,为了你也可以让自己卑微到尘埃里。
残存的记忆让苏茉儿明白,这个年轻的本主从三岁就开始喜欢一个男人,所有长大的时间都是为了等待做他的新娘。
13岁离家入府,如愿以偿的嫁给朝思暮想的大哥哥。
盼着与他锦瑟和鸣,相伴一生。
甚至不惜为了爱这个男人付出生命!
前世的苏茉儿自幼无依无靠,自我保护意识里让她面对爱情的时候没有这份勇气,交往过的男生都是主动追过来的。但是不代表自己没有暗恋崇拜过的男人,心里似乎有个空洞的地方因为这个女孩子疼了一下,并且渐渐的喜欢上了被自己占据身体的原主。
如果他也喜欢她,
将是多么唯美的一段爱情故事?
可是,这世上尼玛最杯具的字眼就是可是……
“娘娘,您贪玩落水的事已经传遍整个京城了,侯爷派人来传话,要您好好抄诵女戒,闭门思过!”
“知道了!”在不了解新环境之前,苏茉儿决定先察言观色少说为宜。
可真的是贪玩落水吗?
她在灵魂入体的那一刻,分明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绝望无助的哭泣:亦宸哥哥,是不是我跳下去,你就会来看看我?
如果不是她穿了过来,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一具尸体。
死了无人问津,活着还要道歉?
前世苏茉儿已经26岁了罗琦琦,足足比这个本主小妹妹大了10岁,本着护犊子的心理,苏茉儿在穿来的第一天就十足的腻歪上了还没见过面的本主的情哥哥,当今三皇子寒王殿下楚亦宸。
一连半个月过去了,苏茉儿不但没有见过王府里的主人。这甚至连个阿猫阿狗都没进来过一只,这临湖而立偌大的芙蓉苑根本就是一座活死人墓。
更令苏茉儿没想到的是,苏大小姐身边一众伺候的下人竟然也并非本主的嫡系。
情哥哥长期不见面,平时连个能说知心话的丫头、奶娘都没有,被一帮老古板监视着学规矩,行动坐卧走都有人后面背组训,稍微做不好,就有人拿着女戒责忘情水吉他谱罚。
表面是主子,可实际24小时分分秒秒半点自由也没有。
真是罚起来,银针刺背,不给饭吃,整日忏悔,更是毫无尊严。
死了很正常,不死才奇怪!
古代女人结婚,尤其是这么小年纪的姑娘嫁过来,娘家除了准备丰厚的嫁妆外,最重要的就是陪嫁过来的还应该有浩浩荡荡的贴心下人。
如果没有,那就是娘家太穷,成了被大户人家买来的玩意儿。
可是苏茉儿这些日子知道的结果是,这个本主娘家不仅不穷,而且是天朝最负盛名的大儒世家的长子嫡孙女,陪嫁丰厚得堪比公主。只是她父母去世得太早,自幼跟叔婶一起长大。叔叔本无功名,是袭了本主亲爹的爵位才当上了太平侯。
活脱脱一个林黛玉或史湘云。
/3/
这个傻孩子呦,没人爱,怎么也不懂得自己爱自己?
无论寒王的侧妃溺水外面是否真的有人议论,可在王府的深宅大院内却像是一颗石子投进枯井,一丝涟漪也泛不起来。苏茉儿在蛰伏了半个月后,终于把王府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这一世的苏茉儿虽然出身极其尊贵,可却根本不是寒王楚亦宸的正经老婆,说得好听是王爷侧妃,不好听的就是这男人众多小妾中的一枚。
而且人家王爷根本对这枚小萝莉没兴趣,她自己屈尊降贵的嫁过来,不仅要接受情哥哥已经有很多老婆的现实,还要眼睁睁的看着皇帝和大臣们隔三差五送进王府来的新女人。
王府里生活了两年,终于圆房被提上了日程,却因为傻姑娘听到了皇帝在为寒王选王妃,于是被摧残得无比脆弱的幼小心灵再也受不住了,才想了那么个馊主意,就为见楚亦宸一面。
苏茉儿摇摇头,花样的年纪,大好的人生,何苦非要吊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身上?
“娘娘,到了罚书的时候了!”站在一旁的苏姑姑突然发声,让正在浮想联翩的苏茉儿吓了一跳。
“罚书?什么书?”
苏姑姑不卑不亢的高声说:“侯爷之前顾念娘娘身体,如今半月已过,娘娘也是是候罚抄女戒,向王爷认错了。届时抄满七七四十九日,侯爷才好登门向王爷道歉。”
说着,门外就有人抬进一张矮桌放在地炕的下面,桌上摆满了宣纸笔墨。
苏茉儿还没明白,左右两侧的侍女就已经把她拉了起来,几乎是强迫着穿鞋下地来到了桌前。
苏茉儿冷笑:“七七四十九日,我既然活得好好的何军权,那这是给谁超度啊?广平侯还是寒王殿下?”
“请娘娘自重!”说着呼啦啦的跪下了一屋子人,齐齐的向苏茉儿磕了三个头,然后苏姑姑带头,几个离她最近的侍女纷纷起身,把苏茉儿按在了矮桌前。
苏茉儿反抗不了这么多人的力气,发现自己竟然是被按着跪在了地上。
原来是要她跪着抄书七七四十九天张康黎?
让所谓的礼义刻入骨血,然后变成人人称颂的三贞烈女,只为别人称赞一声苏家教女有方?
“娘娘,老侯爷在您出嫁的时候再三叮嘱老奴,您是苏家的嫡孙女,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苏家的体面。老奴万死,今天就替侯爷行使家法,望娘娘今后谨言慎行,时刻想着苏家的荣辱。”
说着,苏姑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戒尺,高高举起却没有轻轻放下的意思。
苏茉儿想也没想拿起桌上的砚台就砍了过去。
“啊!”
砚台顺着苏姑姑的额角飞了过去,墨汁兜头兜脸的喷了她一身。
大概是没想到从小被这么教育长大的苏侧妃会有这样的反应,厅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还是苏姑姑第一个反应过来,不顾自己满身狼狈,又要冲过来。
哪知道刚走了一步,就迎上了苏茉儿凌厉的目光。
“娘娘,请自重!”
“跪下!”苏茉儿冷冷的说,眼底泛着寒光。
苏姑姑昂着头,依旧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反了!还真是万恶的封建理教!
苏茉儿彻底爆发了。
这些天,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