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7年06月18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55

内美意蕴——纪念新徽派版画艺术解读 徽派风神-中安书画网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赖少其、郑震、周芜、师松龄、陶天月为代表的安徽版画家们,传承弘扬徽派版画优秀艺术传统,创作了一批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时代特色的版画作品,被李桦先生和古元先生称之为“新徽派版画”而载于史册。
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多元发展,世纪之交以来新徽派版画艺术长足精进, 在老一代版画家引领下,一批中青年版画家有序传承徽派传统,并多维度地进行深入探索白心上人,开拓了当代新徽派版画艺术新格局新境界。其中,纪念是一位具有鲜明艺术个性、独特艺术面貌和自觉审美追求的版画家,是具有代表性的当代新徽派版画家之一。

纪念版画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其表现对象较为广泛,但主要为皖山徽水及其地域文化、风土人情;其画面构成不拘泥具象,也非纯抽象,而类似中国画意象, 在很大程度上突破和超越了传统徽派版画既有图式;其版画艺术语言丰富,在传统版画的线条镌刻、刀版味、金石气中,渗透融合了现代绘画“有意味的形式”“有情感的色彩”“有趣味的张力”,传达和体现了时代审美情趣。在艺术意境的营造上,给人以一种幽雅情致,一种超逸风韵,一种难以言表的深邃意蕴。他的一些代表性作品如《九华灵境》《春梦》《霜降》《残雪》《塬上》等便是如此。

《九华灵境》套色木刻 200×550cm2017年

《霜降》 木版油套 67×83cm 2017年
纪念的版画耐得看、耐得品,经得起仔细琢磨与反复品鉴,这与他对“徽风皖韵”的独特理解与表现有关,与他对徽山皖水的“内美”的深刻认知与追求相关。在赖少其、郑震之后的当代新徽派版画,从艺术意境的开拓来看,有两个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重要维度,一是对“大美”境界的着力拓展,一是对“内美” 意境的精心深掘,当然也有诸多处于中间状态的画家画作。就总体而言,一批具有“大美”境界的新徽派版画被画坛器重,也受社会广泛青睐;相对而言网游植物师,一批具有“内美”意境的新徽派版画虽被学界赞誉,但要社会广泛接受尚待时日。

《残雪》 木版油套 85×36cm×3 2014年

《塬上》 木版油套 56×76cm 2014年
其实囚宠弃妃,追求“内美”是新徽派绘画的重要艺术理想陈信维。黄宾虹题画说:“江山本如画,内美静中参;人巧夺天工,剪裁青出蓝。”黄宾虹绘画追求“内美”,浑厚华滋,意远境深。这种“内美”既是山川造化大朴不雕、自然天成的内质,也是艺术笔墨以技进道、精进臻美的精神。黄宾虹追求“內美”的画学观被赖少其、郑震发扬光大,这对新徽派山水画国画、版画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沙沛。现当代安徽画家们深受黄宾虹影响,纪念亦不例外。

追求內美意蕴而展现徽派风神,是纪念版画尤其是近期版画的审美追求。跟大多数新徽派版画家一样,纪念坚守“师古人兼师造化”的徽派绘画艺术传统, 一方面坚持师法古人,学习和借鉴古徽派版画技艺,另一方面坚持师法自然,从徽皖山水胜境、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化为自己艺术血脉,倾注于笔墨下,抒发于作品中。纪念的巨幅版画《九华灵境》(200×550cm 2017 年)参加 2017 年 8 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锦绣中华——当代新徽派版画作品展》获得广泛赞誉。湖北人事厅这件作品于 2018 年 5 月再次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新时代新徽派——安徽40 年书画精品晋京展》,获得美术界专家们褒扬。对这件作品笔者曾这样诠释:

九华山 网络配图
“九华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唐代大诗人李白曾三上九华,写下数十首赞美诗篇,尤其是诗句‘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成了九华山的定名篇。《九华灵境》表现了‘莲花佛国’的天开神奇,群峰竞秀,飞瀑流泉,清丽灵秀,如梦似幻,超凡脱俗,一道彩虹化为佛光普照,更增添了温暖与神秘气息。作品表现了自然景观与佛教文化有机融合,构成了清新自然而又简淡玄远的山水境界四季美农贸城。那自由挥洒的刀法与现代审美情趣结合得水乳交融,其现代版画的艺术元素和表现形式,提升了新徽派版画的艺术表现力。”(陈祥明《新徽派版画重大题材创作》,载《艺术镜报·锦绣中华特刊》2017 年 8 月 1 日版)可以说,《九华灵境》这一鸿篇巨制,开拓了新徽派版画的“内美”境界而独标高格,不同凡响,成为当代新徽派版画标志性作品之一。纪念其它一些具有“内美”境界的版画作品东坑白毛鸡,或弥漫着徽州山水民居的自然灵性,而清悠超逸宛如春梦(《春梦》2018 年);或荡漾着晚棹夜泊枫桥的乡愁情思,而缠绵悱恻似月下归人(《枫桥》2017 年);或散发着原始野性与浑朴气息出金屋记,如巡山犬般奔放不羁(《巡山》2017 年);或闪耀着深秋淳厚与纯净靓丽,如初霜涤染漫野枫林(《霜降》)。如此等等,画家已经超越描写对象物象束缚,而着力表现其内在意蕴,在“似与不似之间”呈现“内美”。这岂止是写景,更是写情思、写心绪、写性灵。这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一种结晶,一种境界。

《枫桥》 木版油套 45×54cm 2017年

《巡山》(十二生肖·狗)木版油套 40×35cm 2017年
纪念的版画从构图和点线面处理来看,虚实相生、疏密相兼,这无疑是借鉴了中国画写意方法。其实,明清徽派版画与国画有着密切联系,很多版画作品是由当时知名画家绘稿、坊间妙手镌刻印制完成的,也有很多作品是画家又画又刻又印完成的。因此,明清徽派版画具有文人画气息便不难理解了。现代新徽派版画也同样具有文人画气息,新徽派版画领军人物赖少其、郑震本身就是杰出国画家。徽派版画的文人画传统被当下一批中青年版画家传承弘扬,其中纪念表现突出,他的作品不仅具有版画所特有的刀版味金石味,而且具有文人画的笔墨韵味与书卷气息。

《村口》 丝网版画 60×48.5cm 1992年

《仁者乐山》 黑白木刻 110×90cm 2018年
就像国画素有密体与疏体之分,版画亦有繁体与简体之别孙广信家人。无论密繁,还是疏简卡伐蒂娜,只要处理得当都可出上乘作品,然而疏简似乎更难一些。纪念的版画也大致可分为密繁一路和疏简一路。譬如《春梦》《枫桥》《霜降》《水乡奏鸣》《村口》《仁者乐山》等为密繁一路,《冬日》《纪念日》《古塔》《琉》《器》《春水》等为疏简一路。然而,他的密繁不是绝对的密繁,而是密中有疏,繁中有简;他的疏简不是绝对的疏简蛇灵降,而是疏中有密,简中有繁。其作品画面构成往往密到极致, 又疏到极致,可谓“密不透风,黄光宜疏可走马”。其绘画意象营造注重化实为虚、以虚拟实,达到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他有诸多作品让人感到充实而虚灵,丰盈而空幽,如《霜降》《枫桥》《春梦》;有不少作品让人感到简约虚灵,却引人遐思,联想丰富,如《春水》《冬日》。《冬日》那刚柔相济的黑色线条,背景浑然的浅绛色调,其审美意象接近传统中国画。《春水》咋一看似乎是典型的传统黑白木刻版画,但仔细看那春水春树春景都已抽象化、符号化,其现代绘画形式感耐人寻味。

《春水》 黑白木刻 31×31cm 2014年

《冬日》 丝网版画 46×61cm 2008年
纪念注重版画艺术语言的探索,形成了个性化艺术语言。他纵向地学习古徽派版画技艺语言,横向地借鉴中国画、书法篆刻、民间绘画及三雕(木雕、石雕、砖雕)技艺语言。他的木刻版画,其刀法丰富,诸法并用,平刀、圆刀、冲刀等等技法娴熟精到;其用刀饱含情绪,传达意趣,富有灵感;其刀迹不温不火,刚柔相济,富有节奏韵律。其黑白版画色调单纯,知白守黑,对比和谐,让人觉得古雅朴拙。其套色版画色彩丰富而纯净,鲜活靓丽,给人清逸典雅之感。如果借用中国画概念来描述,纪念的版画是写意画,其黑白版画类似写意水墨画,而其套色版画类似写意浅绛或写意小青绿画。纪念的版画语言是写意语言,是富有个性、别具一格的艺术语言,是一种 “有意味的形式”语言,一种“现代性的符号”语言。因此,纪念在新徽派版画家群体中,其版画语言个性鲜明、辨识度较高喋血青龙山。

《杂耍——抛球舞》 丝网版画 60×48cm 1993 年

《津津有味》 丝网版画  55×46cm 1989 年
纪念注重新技术技法的掌握和运用,以丰富版画表现手段。他是在全国较早探索丝网版画技艺并取得硕果的版画家之一。他的《江的故事之四》(1989)《古塔——世纪门的进入》(1989)《津津有味》(1989)《水乡奏鸣》(1992)《村口》(1992)《杂耍——抛绣球》(1993)等都是丝网版画杰作与魅共舞。此外,他对平板版画的探索也卓有成效,代表性作品有《影》《琉》《巢》等。新技法的运用不仅丰富了版画的表现手段,也增强了版画作品的现代感,并增进了版画创作的开放性。在当代新徽派版画家群体中,纪念版画艺术的现代感和开放性是比较突出的。

《琉》 平版 81×57cm 2009年

《影》平版 91×57cm 2008年

《巢》 平版 70×41cm 2009年
和其它画种相比较,版画的技术性、工艺性是比较强的,但版画终究是艺术而不是技术、不是工艺。现代版画艺术必须表现现代生活体验、现代审美情趣, 富有时代气息和现代感。这就要求版画家必须具有现代意识与文化自觉。纪念便是这样的画家。纪念对“徽风皖韵”的独特理解与表现,对徽山皖水的“内美” 的深刻认知与追求,对个性化版画语言的不懈探索,以及对版画现代审美情趣与表达形式的探究,为当代新徽派版画发展开辟了新境古田顺子,也为版画艺术精进提供了一个范例。

纪念头像中央美院教授广军画
本文作者:安徽省美学学会会长、教授陈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