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08月30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07

偶像养成慢工才能出精品|前瞻2018偶像养成综艺-鼎耀千翔传媒

来源:犀牛娱乐
2015年底开始,国内选秀综艺出现了一种新模式——偶像养成。到2016年更是逐渐扩散演变成为一种主流的电视节目类型。
《星动亚洲》、《燃烧吧少年》、《蜜蜂少女队》、《加油夺狱困兽,美少女》、《元气美少年》、《夏日甜心》等节目陆续出现,霸屏各家卫视黄金档,偶像养成节目成为席卷电视荧屏新综艺类型。
到2017年,这股“偶像”风开始从传统电视平台进入网络平台,湖北大学商贸学院芒果TV携手优酷推出《快乐男声2017》,腾讯和爱奇艺也相继推出了《明日之子》和《中国有嘻哈》。
从优爱腾三大视频网站已经结束的推介会上来看,2018年这股“偶像”风潮将会愈演愈烈,多档主打“偶像”的网络选秀类综艺也将在明年悉数与观众见面。
最受关注的应该就是腾讯的大型偶像生存真人秀——《创造101》,和爱奇艺的偶像男团养成真人秀——《偶像练习生》,不仅是因为这是两大视频网站继“选秀”、“街舞”后,在“偶像”综艺领域上的又一次对垒,更主要的原因是两者的最初原型都是韩国近年大热的选秀综艺《PRODUCE 101》。

《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华波波除了参与人数、性别不一样以外,节目模式的整体相似度几乎达到了“同卵双胞胎”的程度,并且两者都将采用《中国有嘻哈》的制作模式,即剧情式真人秀的模式来进行节目录制和后期剪辑。
据悉,腾讯的《创造101》确实是购买了版权的,所以不仅名字时韩版的中文版,连节目周边、机制以及LOGO都跟原版的一模一样,第一季同样将推出女团。引发了不少网友的期待。
《偶像练习生》近日也正式公布张艺兴担任“全民制作人代表“,并宣布于2018年1月19日首播上线,此外部分参赛选手也被陆续爆出,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也被爆料将通过这个节目正式出道。
不论如何2018年一场“偶像”综艺之战是无法避免了。这几年国内虽然推出了不少偶像养成类综艺,但是真正引起水花的却没几个,能够真正培养出大热偶像组合几乎没有。到目前为止国内能够拿得出手的偶像团体还是TFBOYS和SNH48。
十年前的快男超女秦炎仕,陆续捧红了周笔畅、张靓颖、李宇春、张杰、俞灏明以及华晨宇等等一众现今在华语歌坛仍旧具有重大影力的明星。为何到现在却变得愈发艰难?除了新鲜感缺乏、观众审美疲劳以及韩流入侵的压迫文泰钟,还有什么原因?
前期缺乏培训,后续培养机制不成熟
事实上,必须明白的一点是,韩国之所以能够源源不断的诞生像少女时代、Big bang、EXO以及防弹少年团等韩流天团,源于背后成熟的偶像培养模式。
这种模式包括出道培训,企划定位,粉丝培养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出道培训的周期长短不同,培训七八年后才能出道的也不乏少数,培训生也就是我们说的练习生不仅要在形体、舞技、唱歌等方面专业和系统的培训课程,还要定期接受公司考核,考核不过也会被劝退。

李宇春、张靓颖以及俞灏明等超女快男出身的明星,之所以能够持续长久的在娱乐圈获得较好的发展,背后的经济公司有很大的作用。“影视+歌曲+电视节目”多方面曝光,使他们在具有自己的代表作品的同时,也保持了长久的热度澹台无竹。
大咖喧宾夺主,粉丝养成是难题
部分节目组更是将这些大咖作为视角效果和矛盾话题的主要承担和表现者,使得学员展现自我的部分被压缩,这无疑违背了偶像养成节目的本质。偶像养成类节目的舞台是属于素人的,属于参赛的学员,明星导师和评委起的应该是点缀和辅助作用。

喧宾夺主,更难使学员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偶像养成,养成粉丝是基础。国内大部门的偶像养成类综艺采用的都是提前录制模式,在粉丝参与感与互动感上仍旧存在很大弊端。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明日之子》确实有出彩点。采用“粉推+星推”的双重推荐模式,增加了粉丝的参与度,此外,为每位选手制定个性化标签,加深观众对选手的印象的同时,也有助于选手粉丝的养成。
而《天生我优》通过展现成员练习以外的日常生活,同样也达到了“吸粉”和“聚粉”的效果祝丹文。将每个成员的成长作为重点,用“不PK无淘汰”的模式,展现偶像养成的真实过程,在给观众一种陪伴感和带入感同时,也增加了观众对成员的喜爱和理解。

复制模式不等于复制成功
为了保证节目质量,不少偶像综艺也会请韩国团队前来助阵,甚至直接采用韩国的制作模式。但是必须明白的是,我国偶像产业的市场体量和发展程度与韩国都是不同的,复制模式确实可以节约试错成本,但是同样存在巨大风险。
那腾讯的《创作101》和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来说,想要取得“母胎”《PRODUCE 101》的成功,打造出另外一个像I.O.I和WANNA ONE一样的限定团体,很难骑士风云录。
《PRODUCE 101》是韩国Mnet电视台推出的一档选秀节目,101名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女(男)练习生,进行激烈竞争比赛,最终成绩最优秀的前11名,组成偶像团体发行单曲,并以Mnet旗下艺人的身份进行为期一年的活动。

尤其是第二季,观众担任“国民制作人”亲手选拔最终出道的成员贝鲁梅伯,并选定主题、主打曲和团名等。
最终诞生的两组限定团体——I.O.I和WANNA ONE,更是直接一跃成为韩国大热偶像组合,创造的商业价值连不少出道多年的前辈组合都难以企及。在我国也积攒了大批粉丝,微博话题相关话题阅读量高达11.3亿朱丙寅。
这样的一个商业价值和流量热度,不是单纯的复制模式就能够做到的。何况对比原版,101名学员的质量存在差距,观众互动参与和后期活动的展开也是一大问题。
Mnet电视台也曾试图复制自身的成功,陆续推出《少年24》和《偶像学校》以图借助热度再造爆款,不仅沿袭《PRODUCE 101》的制作模式,导师阵容也比其更胜一筹土佐之梦。最后却以失败告终。

说到底,创新还是根本。成功的经验可以学习,但最主要的还是要根据国内的文化背景和受众群体以及偶像产业的发展现状,创作自己的偶像养成模式。
此外张镇宇,必须注重偶像团体的定位,要清晰明确,突出个性,注重爆款作品的打造,让观众形成“刻板印象”。才能在这个速食时代,获得长久的关注度和持续地发展。
尽管中国的偶像文化土壤还不够成熟,但国内市场对于偶像组合的渴求是强烈的,未来的发展空间十分广阔,中国的粉丝也是拥有一定自主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
在这种背景下,所有的制作公司必须摆正态度,明确偶像养成是一个高成本、长周期的艰难运作,从长远考虑,加强自我创新,形成一条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模式,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