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7年06月19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64

关中山东移民历史文化概述(二)-西京文史拾遗

在陕西关中渭北东起大荔,西至泾阳的广袤平原上,星罗棋布的村落中有400百多个山东庄,生活着30多万山东移民后裔。特别是西安市阎良区作为关中山东移民最为稠密的地区,有97个 “山东庄”剩女桃花劫,总人口近5万人,保留了丰富的山东移民文化。这些山东庄是怎样形成的启吾东疆?他们的祖上因何迁到关中?本文试以山东移民聚居区的阎良区为主,兼顾周边三原、富平、蒲城、临潼等周边区县,为您解读这段山东移民闯关中的历史壮歌。
二、肇基秦中
在灾荒面前,山东难民大多走了关东,一部分到了河北、山西,一部分下了“南湖”。还有一部分来了陕西。后者这与当时在关中为官的山东籍官员焦云龙有很大关系,正是由于他的积极引导和推动,才逐步形成了著名的“闯关中”移民运动。“齐、豫、楚三省客民来著籍落业者,皆自公始。”(《焦云龙年谱》)
清政府陕西当局为了稳定社会秩序,恢复关中经济,保证田赋来源,在战乱和灾荒之后采取了积极的移民政策美玲凯,组织流民开始复垦土地。但起初的迁来者主要是陕甘两省流离失所群众和南山一带的流民,光绪四年(1878),焦云龙时任三原知县,招徕湖北、河南、山东移民积极来陕。他致信山东乡亲,鼓励他们迁陕垦殖,丁忧期间又亲自动员。就这样,山东青州府、济南府一带的一些难民,纷纷肩挑车推,携儿带女来陕谋生,落居渭北一带,拉开了这场持续60余年的大移民序幕。从那时候起,一批又一批的山东移民怀着“不到陕西不罢休”的意志和“到陕西吃饽饽”的梦想来到了关中。焦云龙的三弟攀龙和舅家孙氏一族也先后在阎良区关山镇境内落居。

焦云龙
《焦云龙遗集》有其三原任上所作《拓垦》一诗曰:“满目蓬蒿状惨然,堪怜沃壤变荒田。招徕开垦捐牛种,坐卜仓箱取万千庞泉沟漂流。”原诗后有按语:“筹万金施散耕牛、籽种,齐、豫、楚三省人至,荒地遂成沃田。”1884年,三原贺瑞麟给在老家丁忧的焦云龙写的信中称 :“拜别两载有余,时切怀仰。所幸贵邑垦田之人络绎而来,得以屡询兴居,稍慰渴思。”这都足以证明当时山东移民开始迁移关中的历史。《三原县志》载:“光绪五至二十年,知县焦云龙、刘清藜曾先后招徕山东、湖北、商州等地居民迁入本县。其时,县衙对移民采取了优待政策,除分给每户一定数量的耕地(每户三十亩)外,还贷给耕牛及其它实物,又酌减额定岁亩银两,给移民以生息机会,全县人口数量大增。此次移民时间较长,由少数迁进到成批迁移,历时约15年,迁入总人数估计接近两万口。”1991年《临潼县志》载:“历经战乱,本县渭北人烟稀少,清末由山东、河南迁来移民者乡乡都有。”《富平县志》载:“光绪六年(1880)超级禽兽,全县土地荒废48万余亩,官府招募山东、湖北、四川等省无业流民,开垦荒地,‘计口授田’(现散布在县境的山东庄、湖北窑等,多始于此)。姬云飞到光绪十二年(1886),共招垦民1299户,5799人,连同土著18845户,82170人女孩堕落手册。”这段历史从迁出地的文献中也可以得到印证。1935年出版的《续修莱芜县志》卷一载:“光绪十五年(1889年),乡民徙往山西、陕西者万余家。”
大荔县也是山东移民的迁入地之一,这里的山东庄主要分布在原来朝邑县一带的黄河滩地,全县约有30多个。朝邑滩地多,水灾反而给土地增加肥力,种啥长啥。民国十八年(1929)二月,陕西省政府由朝邑划出大庆关和大片黄河滩地新置平民县,时仅有4000余人,实行招垦后,人口日见增加。民国二十六年(1937),县人口增为5881人。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人口不断流入,至民国三十六年(1947),人口增至23605人。
阎良凤凰岭翟家、北屯秦家堡的高家都是光绪初年由山东迁来的早期移民混沌雷帝传。据阎良区新兴街道官路村的《李氏族谱》记载,李姓祖上是光绪六年(1880)从山东寿光迁来的;官路村萧家和关山镇义和村安家都是光绪十二年(1886)分别从山东寿光和临朐迁来的,他们都是阎良区境内的早期山东移民。这次移民活动一直持续到解放战争时期,前后长达60多年。迁入阎良地区总人口有7000人左右,以光绪中晚期迁入的最多。涉及迁出的山东县市有20多个,以益都、寿光、淄川、莱芜、昌邑、高密、临朐、安丘8县移民居多,另外还有曹县、郓城、桓台、沂水等县少量移民。阎良周边的富平、三原、临潼、蒲城等县山东移民的迁出地与阎良地区情况基本相当,三原、泾阳、大荔县以山东菏泽地区灾民较多。
山东移民迁入陕西大致分为“穷逃”和“富逃”两种。所谓富逃是指套着马车来的,穷逃则是推着独轮车、担着担子来的,当然大多数属后者雅诗媚尔。富逃者是抱着创业目的来陕的,就像今天的下海一样;穷逃则完全是为了维持生计,万般无奈而背井离乡,外出谋生的。无论是富逃还是穷逃,都要经过三四十天的艰辛跋涉。来陕的路线分为南线和北线,南线是经过菏泽,穿越河南从潼关进入关中,北线则是从山西南境在永济过黄河进入渭北地区。山西境内也有不少山东人飞跃长生,有的和关中山东移民同宗同族湖北民族学院怎么样,就是来陕途中留下来的。
在闯关中的山东移民中,不乏耄耋和幼儿赋花澜,有的还在襁褓之中就踏上了闯关中的道路。这和闯关东有着明显的区别追踪孔令学。据记载:1866年起,清政府才允许妇女出关,1928年以前从关内迁往东北的移民有15%左右是妇女和小孩,而闯关中则是卖完老家产业,举家迁移,有破釜沉舟的气概,这是两者的不同。
关中山东庄的分布以阎良、三原、临潼、富平、蒲城为中心,另外高陵、大荔、临渭区、眉县、未央、淳化、耀州、兴平都有分布,陕北的富县、黄陵及甘肃的正宁、西峰也有少量分布。关中地区一共有多少山东庄和山东移民后裔,此前没有准确统计。在此次编纂工作中,阎良区政协文史委对本区及周边山东庄进行了统计,关中地区山东庄总计约400多个,人口达30多万。(见本书文献卷)
关中地区山东移民分布以阎良区(原属临潼县)、临潼区、三原县、富平县最为集中都市猛男,其山东庄的总数在300个以上陈羽琦。这一区域山东庄分布稠密明显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其在同治年间战乱和光绪初年灾荒中人口损失较重,土地荒芜很多;二是这些区县都是山东名宦焦云龙先后的任职地,山东移民奔着焦云龙安居于此,有着可靠的心理保障。
山东村庄的最初形成有着明显的地缘特点,大多是同一地区的移民聚集成村。以阎良区为例:如小良、平安堡、马家庄、屈家庄、莱芜庄,是以莱芜移民为主的;农兴村、赵家庄、两镇堡、西三合,则以青州籍为主;金佛寺、邰家、解家、刘家村、东合,是以高密籍移民为主;安芦、凤凰岭是以淄博籍为主的山东庄;官路村、太平庄是以寿光籍为主的山东庄;谭家村、新民村、东三合是以昌邑籍为主的山东庄。移民大多有亲戚关系,而且是亲戚套亲戚猛男滚死队,关系十分复杂,所以在山东庄说话要特别谨慎。
山东庄的命名有着明显的移民特点九阳神君。最初来陕的移民少,也没有城墙,所以只能称庄子。定居在那个本地堡子旁边就叫**庄子,如乔家庄子、安家庄子、耿许庄子等。后来人口逐渐增多开始有了自己的村名。有的以原籍县名、村名命名,如长山村、莱芜庄、兴旺庄、赵家庄;有的以姓氏命名,如谭家堡、刘家村;有的命名带有美好愿望,如兴隆、复兴、太平、安乐等;有的则与基督教有关,如福音村、奉真村(讹化为奉镇);有的以人名命名的,如王四庄子、张老五庄子;有以居住地附近的建筑命名的,如金佛寺;其余多以“合”、“和”字组成,如三合、中合、广合、聚合、仁和、中和等。
在众多的山东庄中,谭家村以4000人的绝对优势成为陕西最大的山东村,其齐鲁文化尤为浓厚,一直是了解山东移民文化的重要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