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08月24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72

官场微小说:喜宴?鸿门宴!-老凌微摘


陈东最终还是没能抵得住老史的热情相邀,毕竟再拒绝就显得太没人情味了。老史贵为一局之长,而他不过是市局一名小卒,挂名“处长”的办事员而已。
前段时间,老史任职的县有个上级资金扶持的项目需要竣工验收,主管单位就是老史他们局。老史几次邀请陈东赴宴,可陈东从同学那里知道那个项目的底细,坚决不去三国烽烟起。负责该项目的企业老总也多次登门,陈东软硬不吃。
老史消停了几天,上周却又打来电话,因为邀请有了新的理由。不知他从哪打听到的消息,说和陈东曾在一个城市里读过大学。“陈处长,咱俩当时都在江城,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可毕竟共饮长江水啊,也算同学吧。”老史言辞恳切,“这回请您务必抽出宝贵时间,到小县城来叙叙同窗情谊李夏普。我把你的几个大学同学都约上ca4102,有一大桌呢。”这倒是真的黄凯良,陈东知道他们县有自己三个大学同学鬼崽岭。
见到陈东杜康酒怎么样,老史一脸激动,各种殷勤。同窗聚会,觥筹交错马瑞拉,酒量一般的陈东经不住老史等人热情相劝,喝得直不起身子,眼中所见都是重影t5687。
宴罢人散,老史扶着陈东先将其他同学送走,然后招呼局办主任:“走,回大包间去,东子来一趟不容易,高岩成二下次不定何时再见呢,怎么也得合个影。”
陈东被一群人拥着搀着请回刚刚吃饭的大包间,眼前只见好多重影人往来奔忙,其中一人从袋子里摸出了大红绸。咦,我这是来喝谁的喜酒呢?早已意识模糊的陈东这样想。
看到两个重影人一边一个拉着红绸的两端,陈东就想大笑,面部肌肉却不受控制,最后挤出几丝傻笑,心道:怎么两个都是男的,谁是新娘啊湖北省妇幼保健院?
老史一直挨着陈东坐着,这时亲热地搂过他的肩,“怎么样东子,够隆重够热烈吧?”
陈东含糊不清地“哦啊”着,以为自己真是在喜宴上,不自觉地又往老史那边靠了靠。
大红绸被高高挂起,老史扶着陈东站到下面元十三限。转眼间滴血战刀,红绸上像是多了一排字,具体是什么字陈东当然看不清,想着肯定是新郎和新娘的名字。
老史在笑,所有重影人都在笑一方嘉通,陈东也在努力微笑欧亚斯密。一个拎着小皮包的重影人进来雨夜诀别,见了他还微微鞠了个躬,然后挨着他站好。他觉得这人很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是谁。接着左右两边各有人员加入,站成一排,然后一通劈劈啪啪拍照。
陈东以极大的毅力站着,心里不停在说:站好,别倒,别在人家喜宴上出洋相。其实要不是老史的手臂一直在后面揽着,他早倒了。拍完照金牌师姐,老史扶陈东在桌边坐好。桌上有三张纸,老史说:“东子你签吧。”
陈东想魔幻异闻录,来喝喜酒哪能没表示,接过笔痛快签了。
三天后,老史领着那个企业的老总来找陈东。陈东和老史握了握手李济仁养生茶,面沉如水地对另一个人说:“不是说过你那项目不行吗?”
对方没应声,老史说:“真是贵人多忘事秀朱阁啊,几天前你可是亲自验收胡布内尔,签字同意的mc修咪。”
陈东一头雾水。老史打开包,摸出一张合影,陈东发现自己赫然其中,头顶横幅上写的是:某某项目竣工验收会清末英雄。这还不算,接着拿出来的验收报告上,有陈东龙飞凤舞的签字。
来源 | 检察日报
摘自:人民论坛网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长期坚持真的很不容易,多次想放弃。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老凌微摘,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老凌微摘是凌云律师的自媒体,凌云是云南天之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专利代理人,电话(微信):13888902635
长按识别下图二维码订阅老凌微摘

防失联,请关注新号:律师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