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9年05月08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58

希望从王排山上升起-岩鹰文艺

万象丛生的王排大山
几天前,县电视台去王排大山拍摄电视专题片,我应邀随同陈泽坤。王排大山能引起县电视台的注意,缘于王排村被确定为省旅游扶贫村,新闻单位前来鼓劲加油。
王排的风景是不是风景中的王排,能否让电视台采编人员感觉不虚此行安圣浩?我心里没底。当我们爬上山后,眼前豁然一亮,蓝天白云下,夏日融融的王排大山似一轴徐徐展开的锦绣画卷,象《清明上河图》一样色彩绚丽,内容丰富,万象丛生。山门前那棵千年古松张开翅膀,热情欢迎远客的到来。伫立松下观其树干粗壮,伟岸挺拔,枝叶灵动,想那黄山古松不是过也。自此远望,只见群峰耸立的山中梯田如镜,树绿花红;鸡鸣狗吠的村居隐逸其中,翘檐飞角,炊烟袅袅。负责采编的乔木被大山的广阔、豪放与壮丽深深吸引,情不自禁一声惊呼:好美啊!听她的赞美发自肺腑,我心中顿时有了底气。

高大粗壮的迎客松

气象万千的王排

人儿岩
一、古潭、溶洞和岩屋
王排大山还是破天荒第一遭上电视宣传,作为东道主的我们自然会秉持山里人的热情好客之道,拿出最好的美酒佳肴招待贵宾,首推拍摄景点便是王排河沿岸一线。河谷里那个美丽动人的传说,还是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参加搜集《溆浦县民间故事集成》时听来的,时隔三十余年,讲故事的人已然作古,而那个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将随着人儿岩、月亮潭、洞神公公、乌龟岩和龙船岩的存在永远留在大山里,锲刻于游客的脑海中。
沿河而上,听水声喧哗,鸟鸣蛩唱;观苍山如海,古木参天,虬藤绕崖;渴了鞠一捧山泉水润喉,饿了有鲜红的三月萢充饥。一路跋山涉水,攀崖越涧,一路清新一路芬芳。人与自然相融,心中的俗念、欲望随清澈溪水流走,随悠悠白云飘逝,心灵净化得如同山间脆嫩的叶芽,澄明洁净,玲珑剔透海芋恋吉他谱,若仙似幻。

幽深的古潭

溪边人家

溪边人家
惟妙惟肖的石人、石船、石洞、石月亮、石乌龟魔鬼教父,翡翠般的水潭,无不让我们击节赞叹,流连忘返。做客绿树掩映、风光旖旎的溪边人家,闲坐木楼,品谷雨新茶,爽清风拂面,观远山如岱。细数篱外果树,竟有上十种之多,心想秋黄果熟时,定然是甜蜜盈屋,满谷飘香。
来到圆潭拍摄,我们脚踩跳石,跳跃过河。走到河中时,走在前头的我刚要跨向另一块石头,却发现那石头上盘着一条手臂粗的方花蛇,吓得我魂飞魄散掉头就跑。后来想,呆宝静那大蛇是否就是传说里那条吃人的蛇精从月亮潭底钻过隧道来到圆潭的?
听说圆潭里有怪物。长坪村有个姓龚的人在潭边钓鱼,突然有个庞然大物从水中冒了个头,吓得他丢下钓竿就跑。回家后一病不起,不日一命归阴。我们没亲眼见过熊向辉,只能猜测那怪物也许是大鱼,也许是水猴子,要么是钓鱼人老眼昏花!
自圆潭来到白水洞,竹林里掩映着几户人家。我们来到王洪贵家休息丁小邦,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下乡催缴油菜籽任务时曾和村干部在他家吃过饭。他那时是生产队长,又和我同姓,所以我至今还记得他名字。时隔三十年,王老已是八十岁的人了,可身体还硬朗,笑起来露出一口黄牙。村干部覃达银向他打听“白水洞”地名的由来,他吧嗒一口旱烟说,就是对门山上有两个洞子,听说通往山后的沙溪,所以叫这名字。覃达银在前年曾考察过山上那个叫“百花洞”的石洞,据说文革时两丫坪的风云人物熊先求为避派性争斗曾躲在洞里,当时的民兵营长方怡甲给他送过饭。现年愈古稀的方怡甲也证实确有此事,并且那个洞子很深。覃达银说多年前有人在那个洞里挖水晶石,放炮堆了里面的洞口,要搬走里面的荒砂需要花费一定的代价。听王老说还有一个洞,覃达银赶紧问那个洞的洞门在哪?王洪贵指一下对门绿树婆娑的山崖说,就在那座石崖下。覃达银马上安排人去砍草开路,带我们去实地察看。
我们跨过河,从蒙络摇坠、杂木丛生的树林中攀援而上,走了大概百来米就看到了石崖下那个朝天张口的石洞。洞口布满青苔,阴森可怖,稍一不慎就会滑进洞里。王洪贵说,从前有个四川人在这边打猎,猎狗掉进洞里没出来,七天后猎狗从山后沙溪那边钻了出来了。我们听后,望着张开血盆大口的洞口,顿觉心惊肉跳,两股颤颤。我们不敢擅入,只在洞门边观望,投以石块以试深浅。附近这一带属于石灰岩,本乡平安村过去就曾烧过石灰。这种富含碳酸钙的石灰岩遇水溶化,便会形成溶洞,故在这一带山下应该存在多条自然溶洞。在平安村公路上边就有一个石洞,有清泉从石洞洋洋洒洒流出。前年我和村干部李佑模又进洞察看,走进十多米后因无照明设备只好退出。于此不远的中都乡椒溪也有一溶洞,1983年我和三位同学曾带手电进洞探险洛云平,在洞内走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差不多走了一千多米远的距离,担心电池耗尽才退出。当时我们发现此洞狭窄处只能容一人爬过,宽处可容千人以上,而且多岔洞和倒洞;洞内有很多石笋和钟乳石。时过三十多年,我们对此洞仍记忆犹新。听王洪贵说在离白水洞不远的下平塘还有个洞口,洞内阴气很重,没人敢涉险进洞察看。
返回时大家议论,待字闺中而又千奇百怪的石洞,是除了山表自然风光外的另一大奇观,它充满着神奇莫测的诱惑,让人野心勃发,蠢蠢欲动。暗想有朝一日,定要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途中忽遇大雨,我们抱头鼠窜慌忙找地方躲避。见不远的乌龟岩“龟壳”伸展,形成自然的岩屋,其下正好避雨。我叫一声“快,躲岩屋”!说完飞快地爬上田埂,伸手将覃达银拉了上去。接着伸手来拉乔木,可她却无视大雨的存在,若无其事地冒雨用手机拍摄雨中的云雾,大雨淋湿她的披肩长发和长袍。瞬间,我被她的敬业精神和那种超脱红尘的镇定感动。
天空大雨倾盆,雷电交加。躲在“龟甲”下的我们忐忑不安,担心惊天巨雷会炸断头顶的岩屋,在那万分之一的机率中将我等肉身凡胎葬身“龟”腹之中。在雨中,在岩屋里,我们除了担惊受怕就是互相间的惺惺相惜,当然也有雾里看花的诗情,但决然擦不出多情的火花。大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向导覃钢山送来雨伞,我们才得以逃离。

竹山湾犁田的老人
马家氹

漆树湾
二、见证沧桑历史的古村落
王排大山起于米溪口接龙桥,一路昂扬向上,止于沙垴坳,山两边零星散落着一些古村落和老屋。这些古村落和老屋历经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风雨,见证了朝代更替,岁月轮回的沧桑世事,是载录山村兴衰荣枯历史的活化石。
古村落大多建在避风的山湾里,房屋麇居,且有古老木屋夹杂期间女巨人大作战。屋前屋后遍植果木、竹树等,村口的水口山大都留有百年古树。村中人口集中,鹅鸭戏水,环境幽雅。只要你往村中一站,就有农家大哥或大嫂走出来招呼,叫你进屋喝茶。然后张家长李家短和你话起家常。
王排山中的古村落有瓦屋场、荆家坳上、马家氹、竹山湾、九彩虎、凤形地、夏家湾、漆树湾等永恒的爱人。位于王排山下的马家氹住的是贺姓村民,房屋呈环状排列,村口有棵古老的桂花树,据说这树很有灵性,如果村落里“老”了人,桂花树就发黄枯萎,待来年开春才会长出新叶。凤形地是舒姓村民的居住地,屋后青山似一只展翅飞舞的凤凰。此处有伸出场外的吊脚楼,有窈窕淑女站于楼上朝我们张望。走过屋前的石阶和铺满石板的地场坪,见屋后有口四季不枯的水井。甘甜的井水流出来,漫过水口山阴翳的古林,便有了清泉流觥,疏影照水的意境。凤凰是传说中非常漂亮的大鸟,文人骚客为此不惜笔墨,借凤喻情。唐朝诗人李商隐有诗写道:“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桐花万里丹山路咲夜由爱,雏凤清于老凤声。”美丽漂亮的凤凰,自古以来就象征着具有良好品行的女性,与龙相配即为龙凤呈祥,比喻美好的姻缘。借得地名的佑护,据说凤形地的女孩都漂亮,黄鳝腰,泥鳅肚,走起路来风摆柳。当然,从凤形地走出的男人亦非等闲。学长舒桃生的家就在这里,他从前是一位教书先生,后来辞职去天津打工。为了修建从凉水井到黄金村的公路,他毅然辞职回乡,和堂弟、现任书记舒孝金并肩作战,日夜镇守工地,并且亲手开山放炮,不知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汗才修通公路。耿直的村委干部覃达银说,修这条公路,他二人确实是功不可没。从凤形地还走出了两位工程师,一位是一级工程师舒友祥田蕾希,另一位是二级工程师舒清波,是舒孝金书记的公子。他们学以致用,建在凤形地的自家洋楼,常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歆羡不已。

乌龟岩上

山里洋楼

山里的别墅
夏家湾是夏姓村民的古村落。这里曾有三栋老屋,过去都是声名显赫的财主人家。从那宽敞的石板地场和做工精细、古色古香的窗花雕刻可以看出从前主家的富有。听说在民国时期的三个财主中,一个是文财主夏自福,是瑞和乡乡长戴开贵的岳丈,他一纸诉状可叫人头落地;另两个是杀猪起家的两兄弟,是武财主。文、武财主不和,时有纠纷。文财主夏自福写了状纸要去县衙告状,被那两个屠夫挡在黄野界上“兑现”,搜走诉状,一顿教训,只好打道回府。听家乡人说,夏自福的女婿戴开贵是王排山后椒坪人,是奉命杀害地下共产党员、曾任红军团长、中华苏维埃政府秘书翟根甲的祸凶,后来阴命索债,戴在烧年纸时总看到翟根甲那张愤怒的脸。几月后,其妻夏氏和一个叫“丁坨”的长工通奸被戴发觉。夏氏忖度自己必死无疑,便先下手为强,趁戴酒醉睡觉时用铁夹将戴活活夹死。戴姓族人颇讲礼节,将夏自福请去,陪他喝茶说事,让其女夏氏在内屋自缢而亡。
上王排的漆树湾位于沙垴坳顶峰半山腰上,是苗族覃姓人的古村落,从前全族人都住在一栋大屋里。覃姓人彪悍义道,多以赶山打猎和种植药材为生。兴旺时,大屋里人丁繁衍,牛嘘马叫,凶狠的猎狗可扑上陌生人的肩膀咬脖颈。在漆树湾的水口山上,有一片保存完好的古枫和古松,与村庄同龄,已达几百年。1945年抗日战争时,国民党100军在高明溪的冷水溪兵分两路,一路经龙王江、两丫坪上老鹰坡阻击日军;另一路经标东垅、棉溪塘、上朱家坳、漆树湾去新化截断日军后路,并在漆树湾住宿了一晚。沿线地方的很多老人都还记得那时“过粮子”,他们一边走,一边招兵买马,补充兵力。漆树湾的苗人大多已汉化,但骨子里仍留有祖先彪悍、倔强与义道的个性,村干部覃达银的家就在这里。
三、九彩虎的故事
王排大山的每一个山头,每一个水潭,每一个村落甚至每一个家庭,每一棵古树都有故事,每到一处,只要你有耐心坐下来听当地人娓娓而谈,就会听到很多新鲜的传说和故事。
九彩虎地名的来历,据说是有九座象老虎的山头。当地老人传言,九彩虎九彩虎,九个猫儿眼鼓鼓,谁家只要占一个,不做知府也大富。过去曾有一古庙建在一座虎形山上,一个国民党的军官看破红尘来此为僧,后来成了寺庙的主持。可在文化大革命时和尚被整,寺庙被拆,现只有一棵扎根岩石中的古柏在坚守着荒坪,时不时勾起当地老人残存脑海中的记忆,可见风水之说不可信其无,亦不可信其有。
九彩虎村落有三个水塘,形状大小不一,但都象几条不同的鱼。一条象团鱼轻狂天下,一条象金鱼,还有一条象鲶鱼。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九彩虎这里建了“五七中学”,村民和师生为了响应“开山造田,向荒山要粮”的号召,将所有山头开成了梯土,一时成了全区典型。那时还在读初中的我,由学校统一组织前去参观学习。“五七中学”的校长是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覃名良,他带领我们参观过新垦的梯土和畜牧场。王排村能干出那么辉煌的成绩,是因为有个家住九彩虎、身先士卒的好书记——覃声文。一次水库的涵管堵塞,没人敢爬进去维修,他自己亲自上。当他在涵管里捅通堵塞物时,汹涌的大水立时涌满涵管。他被湍急的水流裹挟着冲出来,差点命丧黄泉。为此,王排人感动了几十年。水库是灌溉农田的命脉,覃书记时刻关注水库的安全与维护,不出半点纰漏。老书记身故后,其后人遵嘱将其葬在了水库里面的山头上,他死后都在照看和关心着解决村民吃饭问题的水库大鸟鹰,真是“留得和风惠子孙”。后来覃书记的儿子覃皇京又当上村书记。覃皇京也不敢怠慢,不仅保管好了水库,还领头修建了从坪庄垅到王排的村级公路,极大地方便了群众。他卸任后,儿女们要他去外地定住,但他也放心不下水库,留守九彩虎,农闲之余经常去水库察看,或做小方面的维修,心怕水库出现不虞状况。两代人关心并保护水库,使得三个水库至今安然无恙,并在灌溉农田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因为有上一辈的言传身教,覃皇京的儿子继承了长辈的优良传统,在外开办包装公司,顾客盈门,财源滚滚,成了小有名气的老板。

水库

天空中的稀奇

黄野界庵堂
在我的要求下,覃皇京带我们来到原来“五七中学”旧址上,这里已是一片荒坪,其余山岭上的梯田也都蓬蒿满地,荆棘丛生。覃皇京指着不远的一片山说,那里叫道子场,我们又叫它跑马场,听说过去有个姓魏的武将曾在这里练习骑马射箭。他这不经意的一说,引起了我们节目组的兴趣。我们南方人多以步兵为主,缘何有人练习骑马射箭?此人非等闲之辈。我们带着疑问来到山中实地察看,见这里处于黄金、洞庭、当家村交界的山顶上,三个村各有一个高矮、大小差不多的山头呈“品”字排列在一起。据说西南方的“洞庭山”为靶场,东方的“黄金山”和北边的“当家山”为骑马场,骑马者绕“当家山”和“黄金山”作“8”字骑行,到达中心位置时伺机朝靶场射箭。在东边“黄金山”的一侧有一块平地,那里曾修有一个凉亭供练习者歇息。覃皇京指着旁边的坑道说,这里原来就是马道,1972年改成了黄金大渠,渠道无水灌溉,变成了现在的荒沟;修渠道那年,有人曾挖出过三尺长的马刀。在不远的山下还有一座山叫着“马颈山”,听说马死了就葬在那座山上。他这一说,更让我们疑窦丛生,谁有这么大的家势,还可修建凉亭供骑马者休息,并且爱惜马匹,马死了将其土葬,而不是拿来当“下饭菜”。
我们站在山中,还原当时一队人马轮番上阵,喊声震天,绕山百步穿杨,苦练杀敌本领的场景。

道子场(跑马场)

九彩虎水库

梯田
下山时路过黄金村另一个老书记、年近七十的贺显丁家,他说那个姓魏的将军就是原来洞庭村官田湾魏伯富老师和现任村主任魏仁田的祖公。官田湾就在道子场山下两里远的地方,魏伯富是我从前教书的同事,魏仁田是我原来的学生,都是熟人,赶紧找电话联系。
我们来到官田湾,魏老师翻开家谱说,在道子场练习骑马射箭的是两个人,离他们只有四、五代,一个叫魏荣斌,另一个是其堂弟,叫魏荣麒。
家谱对魏荣斌的生平介绍较多,约800字,均为文言文,经仔细研读,方知其身世。“魏荣斌,字修文,号椒屏,清咸丰三年(1853年)生,寄籍甘肃环县,应光绪元年(1875年)乙亥岁试,考取武庠;应光绪丙子正科,并补行庚午科乡试,中式第二名武举;应庚辰科会试,中式第八十五名贡士,殿试三甲第六十名,进士兵部带领引见。奉旨以营守备发归陕西提督效用”。“十六年(1890年),覃恩诰授建威将军。”
“魏荣麒简介为:学名瑞林,字琏瑚,清同治十一年(1873年)壬申十二月初六日生。应光绪十八年(1892年)县试案首,考取武庠。生年五十岁,中华民国十年十月十五日卒。”

魏荣斌、魏琏瑚练武的手岩

魏荣斌、魏琏瑚练武的石锁
从简历可以看出,魏荣斌乃跟随曾任新疆巡抚魏光涛以及陕西提督雷正琯、陕甘总督谭钟麟、陕甘总督杨昌濬、新疆巡抚陶模、山西巡抚端方、云贵总督、云南巡抚林绍年的一员武将。对他影响较大的当属魏光涛。据《魏肇文及隆回金潭魏氏》载,魏光涛,隆回人,是清代启蒙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魏源的族孙林世玲,也是长沙周南女校首任校长朱剑凡的岳父李光智。是中国新疆地区建省后的第一任布政使,第二任代理行政首长(巡抚)。后来他又历任云贵、陕甘总督,两江总督、南洋大臣、总理各国事物大臣。是曾国藩湘军的继承者,左宗堂的重要助手。”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三月,魏荣斌随南阳大臣、两江总督魏光涛调赴两江,并奏准留于两江。期间曾访日本。十月奉委赴湘招募武威新军六营,统率回宁,旋奏派驻扎镇江。可能就是在这时,魏荣斌回乡招兵,才有了“道子场”骑马练箭之说。
魏荣斌追随魏光涛从陕甘、云贵到两江,再到闽浙,征战大半个中国,曾统领湘军马队,他知道马上战术优于步兵,故尔才会与堂弟魏荣麒(琏瑚)一起带兵练习骑马射箭。
在原洞庭村官田湾,我们参观了魏荣斌、魏荣麒的百年老屋,以及睡觉的象脚床和摆在茶堂屋的象脚凳,还见识了他们练武的石锁、手岩等。我想,这一带农田是不是当时朝廷给魏家的封赠,故而叫“官田湾”?因为魏荣斌经陕西巡抚魏光涛奏保二品顶戴,赏戴花翎,后来“敕授建威将军,荣封三代,诰命四轴。”按照当时的官阶,只有一品才可享受“荣封三代,诰命四轴”待遇。
四、探寻红军墓
我在两丫坪中学读书路过岩鹰屙蛋时,听随行的老人说有牺牲的红军战士埋在上面的山里。那时我就有个心愿,有时间一定要去拜访红军墓,向那些无名英雄致敬。难得有这次陪同采编的机会,我和节目组说了此事,引起大家重视。
我们来到位于王排山脚下的茅路塘组找当地老人了解情况,因为墓地那一片悬崖在岩鹰屙蛋的北面山上,属于茅路塘组的地方。事先我曾向家住此地的村主任王勇打听,王勇也说确有此事。他们小时看牛砍柴情场霸王,大人都交待他们不要去那埋了好多坟的山岭上。听我们说起来意,曾担任过几十年生产队长、现已七十多岁的王身栋说,那山里确实有两个地方埋有无主坟,有个地方坟多些,有个地方少些。
在王老的带领下,我们翻过山垭,手拿砍刀开山劈路五枂。砍了差不多半里路远,才来到一个长满树木的山岭上。再砍开茅草,一座一座矮沓沓的坟墓陆续出现,数了下竟有十二座。因为坟墓不规整地作几排排列爱沢莲,上面几排坟墓四周砌了岩石如影逐形,看起来厚实些,下面的只是浅埋,看出似乎为了赶时间而有些仓促。每座坟的脚头都埋有石块,王老说这是埋坟的习俗。我看到中间有座坟的坟头地上钉有一块竖立的石块,上面一端有敲击的痕迹,说明是钉在地上的。细看布满浅浅青苔的石面似有文字,惹得我惊喜不已。可仔细一看,又无法辨认,只好放弃考证。王老说离此不远的另一个山岭上还有一些无主坟,因为还要砍路,我们已经疲倦不堪,故此暂时放弃。


找寻红军墓
经《红军长征在溆浦》等有关党史资料记载,在此山下的岩鹰屙蛋险道上曾有两支部队路过。
1935年12月11日,由肖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16、17师奉命从桥江出发,按照预定计划,经水东、高明溪、过九溪江去龙潭,后赴隆回(同日下午由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的红二军团从柳溪出发,经桥江的址坊、岗东上新化奉家山、中都乡庄坪村、上畲、金鸡垅,过老鹰坡去隆回县境)。在战略转移时,红六军团后卫部队在桥江红坡、高明溪、两丫坪等地均与尾随而来的国军先头部队有所接触,进行过小的战斗。那么,埋葬于此的红军烈士应该就是随队牺牲的伤员和在当地与敌战斗中牺牲的战士。
路过的另一只部队是1945年6月从溆浦县城经高明溪、两丫坪去老鹰坡阻击日军的国民党100军。据原国民党整编74师师长邱维达在《我对雪峰山会战的回忆》载:“得知100军作战情况:6月15日晨,29师杨荫部乘18军新生力量来到时,我对两丫坪之敌采取攻势,歼灭一部敌人,缴获山炮8门,俘敌300名。”由此说明,国军与日军曾在两丫坪地区发生过遭遇战,其时两丫坪属于瑞和乡,所辖较广,具体在哪个位置发生战斗尚未发现记载。但很多人都知道在凉水井和黄土坎曾驻扎过100军依媛奈绪,并设有信息所。
那么埋在此处的坟墓到底是国军还是红军?在返回的路上,王老说国军没埋过坟,他们走到哪里抢到哪里,搞得鸡飞狗跳。我们建议村委,修建好到这些墓地的步行道,不管那里埋葬的是红军还是国军都值得我们后人纪念和祭奠,因为这支国军也是去抗日的,至于身份确认有待进一步的考证。
五、王排山的希望
我们来到新建的黄金村部,只见村部后面新修了几排洋房,全部是青瓦白墙,铝合金窗户,水泥铺地,几个中年妇女正坐在坪里有说有笑地剥笋。这里住的都是从前的贫困户,搭帮党的好政策,让他们搬出了原来的危房,住进了安全、舒适、方便的新屋,过上了幸福、安康的新生活。
村部的马路对面,是一栋崭新漂亮的村小学。这是著名的慈善家周秀芬老师联络宁波企业家、爱心人士赞助修建的希望小学。我们被周老师这种心系教育事业、关爱山区贫困学生的大爱情怀感动。

安居工程

希望小学
原黄金、王排两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没出过大学生,后来黄金村为了鼓励学生读书,村委对考上大学的学生给予奖励,此后层出不穷的王排儿女迈进了高校的大门。如今的王排人可不能小觑,能人辈出,先后有3人在部队考取军校,3人考上研究生、博士后,5人自办公司当老板,当公务员吃皇粮的就更多,去年,溆浦县的文科状元、理科第三名均出自王排。
随着村里公路的修通,在外打工的陆续返乡创业。覃达福原来在上海打工,去年他放下高新回乡开垦荒地,种植高山甜茶、中药材等,今年准备扩大种植面积四十亩,他想用自己的努力吸引更多的外出务工人员回乡创业。
在到处掀起旅游开发热潮的今天,王排大山原生态的自然风貌、厚重的人文历史、君临天下的磅礴之气以及充满希望的未来越来越引起外界的关注。希望从王排大山升起,在不久的将来,这里的青山绿水将是人人称羡的金山银山。
二0一八年五月十八日

瀑布
《岩鹰文艺》收稿邮箱:kuxrqd25@163.com
qq:694385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