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9年05月19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62

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文学家
天气冷得可怕。正在下雪,黑暗的夜幕开始垂下来了。这是这年最后的一夜——新年的前夕。在这样的寒冷和黑暗中,有一个光头赤脚的小女孩正在街上走着。
是的,她离开家的时候还穿着一双拖鞋,但那又有什么用呢?那是一双非常大的拖鞋——那么大,最近她妈妈一直在穿着。当她匆忙地越过街道的时候,两辆马车飞奔着闯过来,弄得这小姑娘把鞋跑落了。
有一只她怎样也寻不到,另一只又被一个男孩子捡起来,拿着逃走了。这男孩子还说,等他自己将来有孩子的时候,可以把它当做一个摇篮来使用。
现在这小姑娘只好赤着一双小脚走。小脚已经冻得发红发青了。她有许多火柴包在一个旧围裙里;她手中还拿着一扎。这一整天谁也没有向她买过一根;谁也没有给她一个铜板。
可怜的小姑娘!
她又饿又冻地向前走,简直是一幅愁苦的画面。雪花落到她金黄的长头发上——它卷曲地铺散在她的肩上,看起来非常美丽。不过她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漂亮。
所有的窗子都射出光来,街上飘着一股烤鹅肉的香味。的确,这是除夕。她在想这件事情。那儿有两座房子,其中一座房子比另一座更向街心伸出一点,她便在这个墙角里坐下来,缩做一团。
她把一双小脚也缩进来,不过她感到更冷。
她不敢回到家里去,因为她没有卖掉一根火柴,没有赚到一个铜板。她的父亲一定会打她,而且家里也是很冷的,因为他们头上只有一个风可以从那上面灌进来的屋顶,虽然最大的裂口已经用草和破布堵住了武御九天。
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唉蔡敏莉!哪怕一根小火柴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只要她敢抽出一根来湖南湘阴县,在墙上擦着了,就可以暖手!最后她抽出一根来了张舒扬。哧!它燃起来了,冒出火光来了!当她把手覆在上面的时候,它便变成了一朵温暖、光明的火焰,象一根小小的蜡烛。
这是一道美丽的小光我爱草食男!小姑娘觉得真象坐在一个铁火炉旁边一样:它有光亮的黄铜圆捏手和黄铜炉身。火烧得那么欢,那么暖,那么美!
唉,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当小姑娘刚刚伸出一双脚、打算暖一暖脚的时候,火焰就忽然熄灭了!火炉也不见了。她坐在那儿,手中只有烧过了的火柴。
她又擦了一根徐宗涛。它燃起来了,发出光来了。墙上有亮光照着的那块地方,现在变得透明,象一片薄纱;她可以看到房间里的东西: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上面有精致的碗盘夏明宪,填满了梅子和苹果的、冒着香气的烤鹅伊甸园信箱。
更美妙的事情是:这只鹅从盘子里跳出来了,背上插着刀叉,蹒跚地在地上走着,一直向这个穷苦的小姑娘面前走来。这时火柴就熄灭了;她面前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
她点了另一根火柴。现在她是坐在美丽的圣诞树下面。上次圣诞节时勇者净化之剑,她透过玻璃门,看到一个富有商人家里的一株圣诞树;可是现在这一株比那株还要大,还要美。
它的绿枝上燃着几千支蜡烛;彩色的图画,跟橱窗里挂着的那些一样美丽,在向她霎眼。这个小姑娘把两只手伸过去染指皇叔。于是火柴就熄灭了。
圣诞节的烛光越升越高。她看到它们现在变成了明亮的星星。这些星星有一颗落下来了,在天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光线。
“现在又有一个什么人死去了①,”小姑娘说阳朔花香满庭,因为她的老祖母曾经说过:天上落下一颗星彭三顺,地上就有一个灵魂升到上帝那儿去。老祖母是唯一对她好的人,但是现在已经死了。①欧人的迷信:世界上有一个人,天上便有一颗星。一颗星的陨落象征一个人的死亡。
她在墙上又擦了一根火柴。它把四周都照亮了;在这亮光中老祖母出现了。她显得那么光明,那么温柔,那么和蔼。
“祖母!”小姑娘叫起来董礼平。“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道,这火柴一灭掉雷劈数,你就会不见了,你就会象那个温暖的火炉,那只美丽的烤鹅,那棵幸福的圣诞树一样地不见了!”
于是她急忙把整束火柴中剩下的火柴都擦亮了,因为她非常想把祖母留住。这些火柴发出强烈的光芒,照得比大白天还要明朗丁文元。祖母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显得美丽和高大。她把小姑娘抱起来,搂到怀里。
她们两人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既没有寒冷,也没有饥饿超级风流学生,也没有忧愁的那块地方——她们是跟上帝在一起。
不过在一个寒冷的清晨,这个小姑娘却坐在一个墙角里;她的双颊通红,嘴唇发出微笑,她已经死了——在旧年的除夕冻死了。新年的太阳升起来了,照着她小小的尸体!
她坐在那儿,手中还捏着火柴——其中有一扎差不多都烧光了。
“她想把自己暖和一下,”人们说马玉柔。
谁也不知道:她曾经看到过多么美丽的东西,她曾经是多么光荣地跟祖母一起,呆宝静走到新年的幸福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