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7年07月19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48

夜读丨对你说晚安,多期待又心酸-万能的川哥

每 晚 陪 你 一 段 睡 前 小 时 光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今晚夜读
“晚安”,咻的一声,两个字就从一个人的心里被发送到了另一个人的微信里。
黑暗中,手机屏幕的光亮,照着阿音的脸,面无表情。
阿音盯着手机看了一分钟北朝汉月,然后关了屏幕,窸窣地钻进被子里。
“不敢回看,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关屏幕之前,阿音点开陈粒的《小半》,戴着耳机,闭着眼睛,仿佛潜入无边黑夜的海里。
她仔细地听着歌,陈粒的声音空荡又柔情,听了一会儿,付瑞亭阿音黑暗中摸索手机,按亮屏幕,什么都没有,她呆了一秒,不死心,开了屏幕,打开微信,还是什么都没有。
“他也许是睡了。”她想。
这是第八天沈星辰。
哦,不,已经过了午夜,应该是第九天了。
她和涛子分手了杨天娇,是涛子提出来的,“要不,我们还是分开一阵吧,我累了。”
阿音不知道怎么回应,张了张嘴,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们在一起才半年,平平淡淡的半年,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罗曼蒂克,也没有什么surprise的惊喜礼物,和任性的旅行……阿音也不是没有撒娇提过,过生日、圣诞节的时候,可每次涛子都是淡淡地回一个字:“好”“嗯”,然后阿音就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是自己太无趣了吧?不是那种能给男人带去刺激、新鲜感的女人。就连做爱的时候,她也是压抑着一声不吭。她也想像片子里的女人那样,呻吟、乱叫,有一次她张张嘴发出了声音,把涛子吓了一跳魔吞不动城。
有时她想,涛子喜欢自己什么呢,她几乎一无是处,每当这样想的时候,她也会自嘲“可明明也有人喜欢我啊,大概这就是在喜欢的人面前的一种自轻吧,觉得自己低到尘埃里。”
睡意汹涌地袭来,她最后看了一眼手机,还是空空如也。
她咧嘴笑了笑,黑暗中回荡着一声轻微的叹息。
对你说晚安,多期待又心酸,明知可能什么也等不到,可一颗心还是悬着、盼着,像一个无比虔诚的教徒。
那人也许永远不会回复鲁冠廷,也许下一秒,就回复了。
坐在靠窗的位子,阿音看着窗外城市灯光如流水。
她想起曾在夜里跟涛子一起去看电影,天冷的时候,他把她的手攥在手心,她靠着涛子的肩膀一会儿就能睡着。半睡半醒的时候,才发现,涛子把厚厚的围巾取了下来,铺开,搭在她的身上。
他分明是一个温柔多情的人。

可阿音从来不敢问他究竟有多爱自己,怕他说真话,又怕他说假话海南银达集团。最后安慰自己,“没关系啊,应该是喜欢的吧,不然怎么答应做我男朋友呢。”“就算没有那么喜欢,但至少,他让我可以喜欢他,我已经很开心了。”
她眯起眼睛,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呢?
那段时间工作需要,阿音每个周末都要泡在首图查资料,她注意到那个坐在靠窗位子的男人,周末两天他都在,一看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
有一次,她抱着厚厚的资料,迎面撞上某个人,一抬头,居然是他,他有非常好看的眼睛。便花痴了,“嗨,我对你有印象,你每个礼拜都来。”
“嗯。”他点点头,走了。留下阿音尴尬地瘪瘪嘴,“真是怪人。”她心想。
回去的路上,那双好看的眼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了。
相遇是很奇妙的,偌大的图书馆,唯独注意到他,谁能说得清,没有另外一个谁,也是每个周末都在图书馆呢?可她只看到他。这就是缘分。
如果没有那一撞,她便不会记住他的眼睛,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
所以阿音常常想,所有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许思琼,她喜欢他性的厉鬼,主动追求他,告白,投怀送抱,她把所有男人该做的事,都做了。因为她知道,如果不这么做,他就会从她生命里溜走。
这真是一种很好的心态,所以即便分手了,她也没有歇斯底里。浮生若梦,遇到他,大抵不过是从别处借来一段情缘,到了时间,就要还回去。

后来他总是冷冰冰的,可他也不是一直这样。他对自己也是有过温情的,至少在她看来是。
她主动接近他的时候,总是在微信上各种打扰他,看到什么冷知识,就发给他看,看到不错的文字也会发给他,到后来还有冷笑话,搞笑漫画……所有能搭上话的东西,她都一股脑儿发给他。
起初她发好多条,他才回一条绿河谷论坛。慢慢地,他的话也就多了。
很晚的时候,他说“你该睡了”黄飞鸿新传。
她不依,还想跟他聊,“再陪我一会儿啊,白天在资料室呆闷了,好不容易找到个人说会儿话。”
他回一个字“乖”。
看着那个字,她仿佛顷刻就变成了一只乖巧的猫,“好吧,晚安。”
他又回一个“乖。”
后来她想,也许是自己给他的印象就是“乖”吧,她从来对他百依百顺,他找她的时候施陶芬贝格,她都是随叫随到,回微信都几乎是秒回。
他应该知道她是喜欢他的吧,不然不会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武小琛,他只说“别走”布兰克费恩 ,她就真的没有走。他拿准了她不会拒绝,在他褪去她衣服的时候,她也没有反抗。
那是她第一次去他家。
分开始,她问他:“我们这样算什么?” 他说:“你想算什么?” 她说:“那就做我男朋友吧。” 他说:“好。”
第二十三天。
“晚安,睡了吗?”屏幕上我是杀人魔王,只有她发出去的消息,他再也没有回复。仿佛消失了一般。
可每晚跟他说晚安,成了一种习惯。

阿音没有纠缠他,她只是想起他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变成了一只乖巧的猫,她还渴望他再说一次“乖”。
就像有时,我们做梦,梦到很美的梦,醒来觉得还不够,于是闭上眼睛还想继续再梦一会儿。
有时她也会忍不住落泪,觉得自己这么爱他,何以遭他如此冷漠对待?可转念又觉得,全不过是自己活该。感情的事,从来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也许他从来没爱过自己乡土药神,她不过是在他寂寞的时候,适时出现,在他需要陪伴的时候,刚好的消遣。
也许自己对他的感情也不是爱情,她只是需要有个人来爱,而他刚好是被选中的那个人。区别在于,也许遇到别的人,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就像她的前任,分手后,她就没那么伤心难过。
一边刷微博一边等,等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突然她看到一句话:“一个人终于离开,是因为他觉得,没有你,他可以过得更好北韩谍女。”
胸口仿佛被什么钝器重重地击打了一下,她翻开微信,那一条条“晚安”灼伤着她的心,烧得她脸红斯蒂夫·波林。她以为的深情,也许不过是自作多情。
迟疑了一秒,最后还是把他拉黑。
黑夜里,她以为自己应该悲痛欲绝地大哭,可是眼眶干涸,她只觉得困。
跌入梦境的时候,她梦见自己变成一条鱼,潜入深海里,在成千上万条鱼中,凭借微弱的磁波频率,寻找那个万分之一的同类。她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找到,虽然,海那么大。

坐在公车窗户边,看着窗外日渐盎然的春意时,阿音忽然在想,她需要的不是一个“对他说晚安”的人,而是李允熹,她要和他去满世界浪,去踏春的人。
是不需要隔着手机说晚安的人。
是晚睡他会佯装生气“再不睡我打你屁屁”的人。
是你睡觉时,能踏踏实实搂在怀里,听到他均匀呼吸,还说着胡话:“别怕,有我在”的人。
-END-
每晚陪你一段睡前小时光
川哥夜读 每晚一篇

本文节选自《余生好长,你最难忘》
作者:安乔
由紫云文心授权
安乔:十点读书签约作者,心理咨询师。脑洞大开谈爱情,不正经说心理学。微信公众号:安乔(id:anqiaolily ),新浪微博@安乔Lily。新书《余生好长,湖南瓜农事件你最难忘》已甜蜜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