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08月15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47

官场微小说《替酒》-微故事文摘

我原本是个工人,因业余爱好写作,常在报刊上发表“豆腐块儿”,最近被调到上级机关任办公室文字秘书。
这天,我正伏案写材料,“一把手”龚局来到我们办公室,对我说:“小郝,中午有个饭局,你跟我去吧……”
龚局竟然叫我去吃饭,我忙放下手里的活,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跟着龚局上了车。
等到了饭店,一行人坐定后,我得知请客的是龚局的一个同学王天宝下苏州。点菜后,龚局的同学问龚局喝什么酒华夏回报二号,龚局摆摆手说:“老同学武逆苍穹,我看就来瓶普通白酒吧敖子龙,你又不能报销朴诗研。”
就这样,服务员上了一瓶大概五六十元的白酒……
酒菜上来后,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在座的纷纷向龚局敬酒。其间,龚局多次给我使眼色,我懵懵懂懂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一圈下来,龚局已有了几分醉意……
在回单位的车上,龚局拍拍我肩膀,说:“小郝,刚才你没见我给你使眼色吗?”
我忙说:“请问龚局有什么指示?”
龚局叹口气说:“你刚进机关不懂,我今天叫你赴这个饭局,主要是为了让你替我喝酒……”
原来如此!我不禁恍然大悟爱早已离开。
没几天,龚局又叫我去吃饭丛林雇佣兵。这次请客的是个老板,点菜后他让服务员上了两瓶酒。
这次,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只要有人一敬龚局酒凤囚金宫,我就站起身将龚局酒杯里的酒倒进我的杯里,然后对敬酒人说:“这杯酒我替龚局喝了,湖南省委党校地址先干为敬啊!”
我一连替龚局喝了七八杯,我满以为会赢得龚局的赞许呢,谁知龚局狠狠地瞪了我几眼,脸色很是难看。
从那以后武装回明,龚局再也不带我出去吃饭了。
无奈之下,我去向龚局的司机小李讨教原因,小李听了我的诉说,呵呵一笑说:“你真没眼色金老湿。第一次龚局为啥要你替酒,因为那酒太次了!第二次那酒,殷祝平是正宗的法国葡萄酒,要5000多一瓶,都让你替喝了,他能不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