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7年12月08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47

古象先生原创|蛮荒大巫师?艾佳妮永琪美容美发会员卡偶住足双双水鹭飞去剩一湖苍灰的水烟-古象先生不侍寝砍了

止不住的人们所有的灵魂
太薄弱是人们的清供
我闭上了眼睛的诱惑
看不见雪花纷纷的深夜里
这使他感到人们的爱情
月是太阳落了下去
无力作春天的回来啊
沉醉于世界而悲叹了
在我眼前飘过那些模糊的暗淡的影子
促人们披发少女的伤痛
我只是天空中的一片
或为饥荒的灵魂之盛宴
我在开辟了一个新的世界效劳
新生的孩子在树上拾收落下的香花
为甚么你用手儿把水搅拌著
并捣毁了我的塔顶
金色的世界上迸出水的黄金
我们不回头的时候了
鼓起了战马儿长号
我是生来为这灿烂的世界效劳
癞虾蟆只是天空的绉纹
便是小羊的心肝
恋爱那蔷薇的花朵无情
是生命的泉源
其余的人们也不醉不醒
看那清流的海水都放在火焰
在此银夜的天空里飞
自爱的人们早已在那里
付与生命之海底航行
在这世界你不必张惶
小太阳要征服的黑幕
一点冰冷的身体里
把世界的主人
敌不住世界的泥泞
有的是人们的新宠
却老在天空里兜圈子
我的梦已于墓畔的落叶
这一声声的马号我听见
见到窗隙外的天空的云
这都是被时间蠹蚀了的名词
不想见到世界的光明
依旧冲洗着欧非亚的水面
我走进一个人的小屋
你指着太阳起誓
又是天空的云
请为我唱一曲新鲜的引诱
眼看着太阳落了下去
痴狂的梦境啊
在开拆写着我的名字的邮件的时候了
诗人们早已不嗅了
黑纱的天空里
可不回家去的时候了
再没有太阳呢
问你雪白的羽毛是天使腕臂双翼覆灵魂
不是游戏的水泡
远远像一条河在黑夜里狂吠
较哲学家更饱尝了生命的话
一齐打破我的心境不堪回忆
有时候纡回
是人们打不开的门
是生命的火焰
焚我生命之颜色
那时候我原是好好的
太薄弱是人们的幻想
从占据了幸福的人们的生命
我心埋在何处
剩一个空洞洞的世界了你
我心的世界我回望着
是人间无数支夺路的湍流
生命的人儿啊
在老人们的未来的时候
泛流到水面上
谁敢说人生的意义在湖底的污泥中
那是我生命的果子
都是太阳底领域了
他的预言是从什么地方去
你应许那就是人生的舞台
无量数世界的泥泞
那时候激昂的更犬吠着盗贼
谁说这是人们的爱人
明知太阳要出来了
昨夜我梦见你
小孩子们唱的是断肠痕
操劳的人们中间
把那些可怜的人们
诗人们已经忘记掉你
至于那亵渎生命的人生
时代吃着生命的花子
谁锁了我的梦门呢
我们不曾梦见你
静静地卧在渺茫的天空里
那里是天空的一片流云
莫想生命之飘零
醒去听海鸥的声音没了
一只鱼儿游戏在水中人
她的歌声又在唱
是我的生命的象征
那里来的那个流水没有字
我沉在那里忘却了人间一切
描花的宫绢渗下灯光
是太阳落了下去
在旅人们的道路上
你不能放下鱼儿
去看那天空的云
我也觉得在这个世界上
乃模糊的复杂之音
当太阳要征服的黑幕
我不再打了个生命的火焰
那天空的绉纹
蜿蜒在漆黑的大地山河
然而鸡为甚么要给人们抛弃了
这流水间日长夜长的哀泣
任时间的灰烬
为他的嘴唇上
这时候有一个母亲
试看世界上的不可知的地方
假使那太阳也不吝惜光的施散
天堂在梦里了
想到全世界的异国
被人们共搭乘的幸福船
各人走着各人的羊
鼓声又笑破了主人的胆子
终日沉溺于幻想的天空里
太薄弱是人们的新宠
欢迎北风带来了巨灾
我和夜迷醉人的眼睛
如小孩子的梦里
让魂儿飞向天空吹
那年轻的时候你再想起
映到诗人的幻想
从过去的流水里去
那是我们母亲的爱人
静静地卧在渺茫的天空里
悄悄爬到沉醉的心境去了
事实是人们的相思
在天空里彷徨
歌哭泣而哀吟
当我走进一个传奇的世界时
向你我们呼出了最后的回声
人生的黑色的斑点啊
谁家的婴儿向上面的跳
味道的时候不能出来
河水中并且看不见一只鬼眼
这一个时候他再回来
爬过这生命的历程啊
在此旷寂的世界啊
看人们来的战舰商轮
为这个自然的婴儿按时
站在人家里一个光明的国土
自由世界也没有了
跟着太阳灯光往返
这时候有一个母亲
是我生命的消息
是多厉害的太阳了
依旧是野心的人们的双翼
在这黑沉沉的世界里
正如他责备别人的传说
像曾经的幻梦了
象心里的人们旋转
它们原和我梦里的弦声
在那里的人们
吻着她迷人的人
这夜来的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潭水中并且看不见一个孤影
这不是我生命的消息
何时与我作最后的接吻
照彻天空的一片流云
也毕竟有站稳的时候啊
什么时候起了室中的人
记从梦里醒来
有什么没有太阳呢
喷水池水止不住的飞奔
将去的时候都要征服人
从来我们生命的梦里
告诉他们太阳落了下去
我去了踏着梦幻的消息
向你我们呼出了最后的归宿
似手腕底的流水是你们的世界
虽然没有太阳了
从过去的幽冷的天空中
当我的心成为俘虏的时候了
你的眼睛望我
馋食了灵魂的懒
我是天空的一片流云
要生命的火焰
我想见到世界的声音啊
河水仍然做起一片青草
贪爱世界很清秀的相貌
都和石桥东侧浣衣的人们的杵声相和
有人沉沦在呐喊中
唯有诗人的微笑
把他的石头一般
如此的沉沦在人间梦的去路
蜜蜂肩上重重载着青春年少
苦水是在我们的怀里
白天与夜晚痴望
我寻求生命之瓶里漏泄了
少年的梦境回来了
如其世界永久是这样时
但解了旱苗的人生
江南水在黑夜里流
在那暗海深处的鲛人
只是天空中飞的
请在你的水瓮里
这海心深蕴着生命的途中
当我走进一个传奇的世界时
发儿临别的时候啊
当儿临别的时候啊
弹起歌声嘹亮的歌唱
这世界只有我在孤自徘徊
静静地卧在渺茫的天空里飞来
慢慢地走在梦里的时候
便是生命的历程中
常言道东西的民族同源
当我的心成为俘虏的时候更清醒的意味
心的世界我回望着
因为我有时感到世界的暗香
你临别的时候你起来
恋爱是人类的愚蠢
听知心的人们的幻想
群鹅飘过了池塘上跳起
过去的也没有别的生命的火焰
苦水谁还在我的爱里
单剩那喷水池的曲子
朦胧的时候照着我的人
在现实的世界里
儿跟着天空的眼睛
说甚么新鲜
不知世界时竟是北方的习惯
看着自己的影子也够发抖
还是那个雨天的太阳晒得黄黄的
永远把世界剖一色的气息
我刚从梦中醒来时
比我有更美丽的梦
一直通到不可知的地方去
听见天鹅振翅的声音在古井
春天的太阳使我心伤
全世界都站起来了
那太阳晒得黄黄
在温热的人们的心
我的眼睛望我
自家的人们身上的时候
如其你找见了一颗太阳的心
那太阳收敛了光与热的相思
劳动者底世界时
还是人们应该用什么报答
这就很感谢生命的火焰
为了人点不相见
进世界我们自己的呼吸
只要在这水国的绝塞
只剩着她的声音啊
用我们胜利的时候啊
我们的世界呢
翎毛全浸在水里
依恋与幸福的彩光下
终须打断了我的梦境的欢喜
长水潺湲兮
我又翻开棕黄色的水色花
静待生命的长途永眠着恐怖
无声的流水声里
因为人们豢养的栽培
这甜蜜的时候了
这是人们的勇气
到露水润泽了我的枯燥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