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01月03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57

停止夫妻生活,女人身体会发生惊人的变化?-壁纸


“结婚?!”
唐小可震惊,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身穿华贵旗袍的中年女子,她的继母——薛碧华!
“对啊!”薛碧华百无聊赖地说道:“就是你爸爸觉得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你找门合适的亲事了!”
“给我找亲事?我今年才刚刚满20岁啊?”唐小可咆哮,没想到自己这刚刚回家,薛碧华就给了她一份如此大的“厚礼”。
她到底安的什么心?!
唐小可讥讽道:“那薛阿姨你倒是说说,爸爸给我找了个什么样的人物?或者应该说,是薛阿姨你帮我物色了个什么样的人家?”
薛碧华冷冷地笑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淘师湾作业网,你的未婚夫,便是东方国际集团的总裁,东方烈!以咱们的身份,能嫁入东方家族那可是高攀的事儿,你爸爸费了多少力气才攀上这门亲事,你可要珍惜这次机会呀!”
哼,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薛碧华能白白便宜了自己?恐怕这里面还另有名堂吧!
“管他是谁,我都不嫁!”
“你不嫁?你爸爸恐怕第一个就不会同意!东方家族可不是你说嫁就嫁,说不嫁就不嫁的,悔婚的后果,可不是你一个黄毛丫头能够承担得起的!”
“既然我承担不起,那我就自己和爸爸去说!”唐小可说完,抬步便想要离开。
“你爸爸现在正接受疗养,不宜被打扰,何况你爸爸现在的身体可是大不如前了,如果你真的孝顺,就不要惹你爸爸生气了,这样他也能早日康复。可如果你不嫁,谁知道他会不会被气坏了身子,到时候你们父女二人天人永隔,那可就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了哦!”
“你威胁我?”唐小可愤怒了。
“呵,我威胁你又怎样?如果你不嫁,我就让你再也见不到你爸爸了!好了,我也懒得再跟你说了,现在距离你嫁入东方家族还有三天的时间,你自己好好考虑下吧!”
说罢,薛碧华施施然地离开了。
唐小可愣在原地,还有三天时间就要嫁入东方家族?
如此的着急,这里面肯定另有阴谋!
……
绯闻酒吧。
想到自己要被嫁给一个陌生人,唐小可就心情不好,一个人坐在吧台闷闷的喝着酒,等着好友楚令语和方陌来,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了起来……
不,这种感觉不对!
意识到什么的唐小可立即用力地晃了晃头,猛地想起来方才自己酒杯旁边的那杯酒不是她的……是谁?谁给她下了药?
来不及多想,唐小可赶紧逃离现场,去了酒吧楼上的酒店,要了一间房。
刚进入房间龙百川,还没来得及开灯,唐小可就觉得浑身燥热不已了,正想着,只听“咯吱”一声,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紧接着,闪身进来了一个黑影。
“谁?!”听到声音的唐小可被吓了一大跳。
谁闯进了她的房间?!
“女人……”
伴随着一个低沉又性感的声音,那人突然逼近,将唐小可一把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
“等一下,我就让你知道我是谁!”
男人身形高大,低头说话的时候,嘴里喷出来的热气扑到唐小可的身上,弄的她只觉得脖子痒痒的卓一婷。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他想要干嘛!
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背脊一凉,唐小可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男人给扯开了。
“混蛋,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唐小可挣扎着,想要逃开男人的怀抱。
“你最好乖乖的!”男人伸手在她修长的颈项上轻轻摩挲,声音沙哑又好听,让人忍不住沉迷。
唐小可猛地打了个寒颤,就算再不经人事,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要发生什么了,何况,她的身体里,好像也有一股火正在涌动着呢。
“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跟你没完,混蛋,快放开我!”唐小可扭动着身子,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只会更加的让面前的男人难以自持。
“跟我没完,你准备怎么做超级修圣传奇?”东方烈挑眉,语气充满了戏谑。
不等唐小可回答,东方烈身子前倾,将她逼到了墙角。
唐小可慌了神张逸文,湖口热线网刚想大叫,下一秒,男人伸手一揽,将唐小可直接抱了起来,扔到了大床上。
得了空的唐小可一个鲤鱼打挺,正准备翻身离开,哪料汪伊美,男人沉重的身体就这样压了下来,让她再也逃无可逃,无力反抗……
男人窒息的一吻,将唐小可所有的叫喊声都吞没了,某处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她瞬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第一次?”东方烈有些惊讶雪染千纱,他中了药,此刻已是难以自持,动作却强忍着温柔了起来,轻轻的带动着唐小可随着自己的节奏:“乖,一会儿就不疼了!”
简直就是禽兽!
唐小可反抗无力,却不甘心,张嘴就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呲!”男人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却轻笑道:“真是不乖呢,不过,这样……是不是就更加刺激了些呢项炜伊?嗯?”
“王八蛋!!!”唐小可咆哮。
事后……
强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唐小可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借着窗帘扬起的光想要看清面前男人的模样,却因为太黑,什么都看不到,只依稀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异常强势、霸道的男人。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呵呵……”男人轻笑,一只手在她的脸颊上轻抚:“真是个有趣的小妖精,刚才的反应还不错嘛!”
“啪!”一把打掉男人不安分的手,唐小可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愤怒的嘶吼:“我问你到底是谁!”
“取悦我,让我再尝尝你的滋味,我就告诉你,我是谁!”东方烈说着,伸手准备将唐小可拉到自己的身边。
无耻!败类!
“混蛋,谁要取悦你!”摸索着抓过被丢在地上的衣服,唐小可将自己紧紧地包裹住。
不管怎样,她现在一定要逃出去,绝对不能再留在这儿了!
似乎是猜到了唐小可心中的想法,男人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戏谑和调侃,仿佛他是这里操控一切的君王:“你以为你能逃得出去吗洪荒之狮祖?女人,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
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薄唇,男人邪笑着继续说道:“这样凶悍的模样并不适合你,刚刚的你,就可爱多了……”
他的话,意味伸长……
“混蛋!”
唐小可咆哮,她虽然外表柔弱,但却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盛怒之下,从身边随便抓起了个水杯就狠狠地扔了过去。
黑暗中,男子轻而易举地躲避开了那只危险的水杯,扬着眉就想要继续调戏唐小可,但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扬起,腹部便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
“女人,你竟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唐小可打断他的话,收回自己的长腿,满意地听着了对方的闷哼声,顿时恨恨地说道:“像你这种精、虫、上、脑的人渣,就该被这样好好教训教训!!!”
说罢,趁着男子疼痛难忍的瞬间,唐小可迅速将衣服穿好,打开门脂肪癌,跑了出去。
见到这个女人要跑,东方烈立即皱起了眉头,十分不悦的呵斥道:“你,给我站住李宣榕,不许走!”
“不走的是傻瓜!”唐小可白了他一眼,同时故作认真地戏谑道:“顺便告诉你一声,虽然我是第一次,但也知道你刚刚的表现,真的很……逊……色!”
说完,立即离开杨启超。
逃离了酒店,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唐小可冷静下来后,这才习惯性地摸向自己的颈间,可触到的却是一片空空如也,让她顿时愣了下。
“天呐!我的古玉佩呢?那可是爸爸留给我的传家玉佩啊!”
酒店!!!
一定是落在酒店里了!
可……她怎么去拿回来呢?
那个男人还在那里啊!
想到那个男人,唐小可的眼泪就忍不住的落了下来朴忠载,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
而且还连那个男人都没有看清……
酒店套房内,东方烈半、裸着上身,皱眉地看向窗外。
“阿达!”
听到招呼声,一个光头西服男从门外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说道:“BOSS,您醒了?”
目光依旧停留在窗外,东方烈问道:“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滨海集团的刘世斌!”阿达说着,面色阴狠,愤愤道:“上次他和咱们集团竞标政府采购的项目失败,便设计想让您出点丑闻,这次正是他在您的酒中下了催情药,想借机陷害您!”
“那家伙连记者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明日出头条,重创咱们东方集团!还好您没着了他的道,离开了事先安排好的房间,让那混蛋空欢喜了一场!”
嘴角邪魅地勾起,东方烈英俊的脸庞上,多了几分阴霾之色:“这个刘世斌也不是第一天在商界混了,竟然还敢算计到我的头上来,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我东方烈是什么善男信女了,哼!”
阿达抬起头看着东方烈:“BOSS,您要如何处理此事?”
轻轻转动着大拇指上象征着权利的指环,东方烈嘴角危险地勾起,冷冷地笑道:“灭了!”
对于这样残忍的处理人的方式,阿达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他点头应道:“是!”
说罢,阿达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BOSS,您要的那个女人,唐家那边答应的很快,已经签了这份文件了!”
说着,阿达便将一份公文袋递了过去。
东方烈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并没有去接,随手将衬衫套在自己的身上,他吩咐道:“去查一下谁订下了这个A308的房间,我要找到那个女人!”
“是。”
待阿达领命离开之后,东方烈发现枕头下有枚古玉佩,通体碧绿,毫无瑕疵,一看便知是上乘货色。
俯身将玉佩拾起,东方烈凝神看了看,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后将其珍藏了起来。
这恐怕是那个女人留下来的!
想着,他又顿时想到了那个女人,她的滋味还真是美妙啊!他一定要找到她!
离开酒店之后,东方烈瞧见了一个身穿休闲服的俊逸男子,他正靠在法拉利的车门边朝自己招手。
挑眉笑了下,东方烈走到南宫辰的身边,抬手拍在他的肩膀上,熟络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也不通知我一声。”
“今早刚下的飞机,听说你在这里,就过来瞧瞧。”
与东方烈的冷峻阴狠不同,南宫辰帅气的脸庞上,总是挂着柔和的笑意,一副人畜无害、温文尔雅的模样,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好感。
向身后的人交代了几句,东方烈就这样坐上了南宫辰的法拉利跑车,笑容戏谑地说道:“雪莉可还惦记着你呢,你就这样回来了,难道就不怕她闻风赶过来吗痛婚?”
“你少开我的玩笑了!”南宫辰一面系着安全带,一面微笑着说道:“说说你吧,我可听说了你的事情哦,据说很精彩啊!”
“的确很精彩!”东方烈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我遇到了只小野猫,张牙舞爪的,不过那感觉……很美妙!”
东方烈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是却很少看到他对哪个女人感兴趣。如今这幅意犹未尽的模样,周凯旋倒还真是让南宫辰觉得好奇。
可是,一想到东方烈的那个计划,南宫辰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你打算如何处置唐家的大小姐,你真的打算要娶她吗?”
“娶她?”东方烈冷笑出声,不屑地说道:“那个荡、妇的女儿,根本不配!”
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跑车驶离了码头,南宫辰双手握着方向盘,语重心长地说道:“上一代的恩怨,何必继续下去!唐家大小姐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而且我听说,她是个高材生,很清纯的,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
“荡、妇的女儿,能清纯到哪里去?”东方烈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脸上面无表情,语气中的凌冽却让人不寒而栗:“有其母必有其女,就算她真是个处、女,也不值得怜惜!”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看着放在床上华美的婚纱,唐小可只觉得心头发涩,手指轻轻地抚过婚纱的表面,心中一片悲凉。
婚纱,嫁人……这是每个女人都心之神往的事情,然而,她要嫁的那个人,却是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人。
“小姐,东方家来人了!”
门外传来了佣人毫无感情的声音,唐小可惊了下,而后攥紧了自己冰冷的双手,故作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了!”
楼下,东方家的管家文叔有些不耐烦地挪了挪身子,耳边听着薛碧华的喋喋不休,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薛碧华看得出来文叔的不耐烦,连忙笑着解释道:“女孩子嘛,打扮起来总是要花些时间的。张妈,快去催催小姐,别让人家等着急了。”
“哎哎!”张妈口中答应着,转身就要跑上楼去,可是一抬眼的功夫,就正好瞧见了唐小可自己正穿着婚纱,站在楼梯上,清澈的眸子,正定定地看着楼下的一切席亦舒。
身穿婚纱的唐小可,让文叔不由得惊艳不已,觉得这个女孩子就好像是一朵清纯的百合花一般,娇艳欲滴。
可一想到这个女孩子接下来的命运,文叔又只能叹息。
薛碧华匆匆迎了上去,刚想说些虚伪的母女情深的话,唐小可却绕过了她,看着文叔语气平淡地说道:“出发吧!”
从近处打量着唐小可,文叔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只是清纯,更是漂亮优雅,沉稳从容,与小烈还是蛮般配的。如果小烈能放下心中的仇恨的话……
想到这,文叔摇了摇头,向唐小可笑了下,便带着她离开了唐家。
门外的阳光很刺眼,唐小可眯了眯,发现正如她所想的那般,没有迎亲队伍,没有热热闹闹,只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正静静地停靠在那里。
自嘲地笑了下,唐小可扯着裙角,沉默地钻到了车里。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车子便驶进了半山上的一座庄园内,那恢弘的宅院,磅礴的气势,让唐小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虽然唐家也是有钱人家,可是和东方家族比起来,简直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也难怪刚刚薛碧华对着东方家的管家都如此的谄媚。
待车子停稳,文叔便带着唐小可走进宅院,可奇怪的是,东方府上的佣人们对文叔都很尊敬,对她这位少夫人却视而不见。
跟着文叔一路上楼去,站在二楼走廊的尽头,文叔将一扇房门打开,笑道:“少夫人,这里是您的房间,请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点了点头,抬步走了进去,唐小可看了看房间内的环境,便转身说道:“谢谢,请问一下……”
结果“哐当”一声,唐小可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见房门被狠狠地拽上了,而后是房门从外面被人紧锁的声音。
“小兰,你这是做什么俞慧文?”文叔有些诧异的问道。
“东方先生说啦,要把这个女人关在房间里,哪也不许她去。”那个叫小兰的仆人笑道,拿着门钥匙便高兴的准备离开。
“你们……哎……”文叔刚想说点什么,却又顿下了。
听到门外文叔的欲言又止,唐小可愣了下,而后才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恐怕是被软禁起来了,当下便用力地拍着门板,有些愤怒地吼道:“快放我出去,你们没有资格把我关在这里,这是犯法的!!!”
“哼,在这里,东方先生就是王法!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没有东方先生的命令,没人会将你放出来的!”外面不知道是谁不屑的说道。
话音落下,便是脚步渐行渐远的声音,唐小可知道,他们离开了,而且还明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是不会有人帮助自己的。
身体滑落,无力地坐在地面上,唐小可双手环着膝盖。
这个东方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们是新婚第一次啊,他这样对待自己,不会是个变、态吧?自己的将来,还真是祸福难料啊……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唐小可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不和何时睡了过去……
天黑之后,唐小可听到了窗外有汽车引擎的声音,这才幽幽转醒了过来。
揉了揉双眸,她起身跑到窗户旁边,想要看清楼下的情形,可是昏暗的灯光下,她只能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
只是,那个身影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些熟悉……
这个是东方烈吗?!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