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03月30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83

古老社旗打夯歌-赊旗兴隆镇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我们社旗县无论是修堤坝、修水渠,或者是家家户户盖房子打地基,都要打夯河娜京。

所谓打夯,就是把一个四方形或者圆的石头捆绑起来,由多个人抬起来抬得高高的再猛地放下胥午梅,把地砸瓷实。专一砸地基的夯下面是四方的有一尺多高三维鱼乐队,四个棱上有用来穿绳子的小孔,上面还有一段是圆形的也有一尺左右,总共大约有二尺左右。人们把两个粗壮的木棍五花大绑的固定在夯的上面好让人抬,因为夯被抬起来很高,甚至有一人多高,上百斤重的石头墩子被抬起那么高,人们形象的认为像蛾子一样飞起来,所以村民们习惯上叫它“蛾子”。

有时候没有现成的,就干脆把石滚捆扎好用来打夯。打夯有四人抬的,有六人抬的,也有八个人抬的,如果用大石磙打夯,就需要12个人抬夯,那场面也很壮观的。

古老的打夯活动是在当时生产力低下的时候打地基的最好的办法。我那时候还是正在上小学的顽童,看到打夯的场面,记忆犹新至今难忘。现在的年轻人是不会看到那些震撼的场面了连心卡官网。今天如果不把这些古老的活动记录下来撒贝娜,再过些年,打夯的场景就永远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恐怕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些事情了。

打夯是力气活,需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干一阵子就很累很累的,为了减轻劳累赵若虹,增加干活的乐趣,鼓舞抬夯人们的劲头,就有一个人喊号子,指挥抬夯的人们打夯。这种号子粗犷悠长,豪迈有力菲利普帕特,曲调单一却不乏魅力。喊号子的人和抬夯的人们配合好了,场面很有气势,能够吸引人们观看。号子是没有固定的模式,领唱者可以根据当时的情况随机编词,看到什么就编什么,

提起夯来走吧,嗨呀乎嗨呀。
咱们四个人呀,嗨呀乎嗨呀。
抬个小蛾子啊滑子菇,嗨呀乎嗨呀。
来个一二三啊,嗨呀乎嗨呀,
蛾子往上掀啊,嗨呀乎嗨呀,
来个一二一啊,嗨呀乎嗨呀。
蛾子往上飞啊,嗨呀乎嗨呀,
咱们走一走啊,嗨呀乎嗨呀
蛾子挪一挪啊,嗨呀乎嗨呀
环要压着环啊,嗨呀乎嗨呀
边要压着边啊,嗨呀乎嗨呀
那个老头子啊,嗨呀乎嗨呀
干活真有劲啊,嗨呀乎嗨呀
赛过老黄忠啊塞波加大公国,嗨呀乎嗨呀
这里不实在啊,嗨呀乎嗨呀
再夯几下子呀,嗨呀乎嗨呀。
地基打实在呀,嗨呀乎嗨呀。
住着也放心呀,嗨呀乎嗨呀。
往西走一走呀,嗨呀乎嗨呀。
哪边不出力呀,嗨呀乎嗨呀。
夯子起不来呀,嗨呀乎嗨呀。
大家齐心抬呀,尾关优哉嗨呀乎嗨呀。
砸过一流平啊,嗨呀乎嗨呀。
来个巾帼女徐妍姬啊,嗨呀乎嗨呀,
像个花木兰啊,嗨呀乎嗨呀,
走到西天边啊,嗨呀乎嗨呀简随云,
咱们拐个弯啊,嗨呀乎嗨呀,
。。程国荣。。。。

以前还有这样的高一点的夯。
居住在社旗县苗店镇老魏庄村白庄的的白明德,是当年参加打夯的至今还健在的已经78岁的老人,老人家还精神矍铄,说起来当年打夯的事情眼睛马上就亮起来,对打夯记忆犹新,滔滔不绝的叙述往事。他老伴也不住的插嘴介绍老头子抬夯的事迹。她说:我记得清清楚楚的他20岁就开始抬夯,因为那一年我们刚刚结婚,他就被队里抽去修水库了,先是在社旗县下洼文庄修水库,不久就调去罗汉山水库,后来在方城修望花亭水库也去了。在我们村西边修水渠也抬过夯,村里有不少人家盖房子砸地基也少不了他。
白明德依稀记得打夯的号子,他试着唱了几句。他告诉我:我们抬夯喊号子最得门的是柳树庄的胡四,今年80多岁了贺太太的前夫。他那时候喊号子最精彩,见到什么立即就能够编出来新词,他编的号子通俗易懂、诙谐有趣,让人记忆犹新,有时候周围的人们听了他的号子笑得前仰后合,合不拢嘴。譬如有这样几句号子是我们周围的村子里的人们都知道的:“
谁要不使劲啊,嗨呀乎嗨呀,
日他小姨子啊,嗨呀乎嗨呀。”
(如今,人们打夯已经实现机械化了,通电的打夯机,一个人就能轻松操作,只有机器咚咚的响声了,再也听不到铿锵有力的打夯歌了!)

作者:白金海,苗店老魏庄村白庄人,苗店中学优秀教师。写作的《山菊花》在南阳日报发表,还有通讯报道《不让一个孩子辍学》《农民文化周》等,三十多年潜心研究远古神话巴宝利官网,创作神话小说《大禹治水》,已经完成初稿。

迎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的蓝字“赊旗兴隆镇”或者再下方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兴
隆,关注家乡。

如果您喜欢我推送的文章,欢迎分享,让更多的家乡人看到,为弘扬家乡文化做出一份贡献!
无论走多远,家乡总是我们心中最温暖的牵挂!
谢谢点赞!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