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9年05月10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43

关于文字,我有些色香味要说-大工文化圈
哈哈
文字和食物
Word and food

1
盛筵
文字美,美在想象。
清清白白的一行字摆在眼前,却偏生让人看到一场饕餮盛宴。
作家落笔,初衷各不相同,却总爱用相同的笔触做一餐只供读者独享的佳肴,这盛宴也是神奇,落在每位读者嘴中也不尽相同。
不过,心情大抵是一致的。
愿您已饱腹,本文担不起小肚腩的质问。


“父亲的糖葫芦做得好,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天才宝贝oa。早晨起来,父亲去市上买来红果、海棠、山药、红小豆等,先把这些东西洗干净。红果、海棠去了把儿和尾,有一点儿掉皮损伤的都要挑出来,选出上好的在阳光下晾晒。
青丝、玫瑰也是要上等的。
蘸糖葫芦必须用冰糖,绵白糖不行,蘸出来不亮。煮糖用铜锅,铁锅煮出的糖发黑。
小时候,我给父亲当帮手,把炉火闷好,再把一块大理石板洗擦干净,擦上油备用。串糖葫芦的竹签,由我一根根削好、洗净、晾干,然后一捆捆放在父亲手边。
父亲把糖煮开沈青川,等能拉出丝来,火候就算到家了。父亲把锅端下来,放在备好的架子上,我在一边往父亲手里递串好的葫芦,父亲接过来在糖锅里滚蘸,蘸好了一手递给我,一手接过我递过去的没蘸的。
我的节奏掌握得正好,一点儿不耽误,父亲很高兴。
父亲教我在石板上甩出“糖风”来,那是在糖葫芦尖上薄薄的一片糖。过年的糖葫芦,要甩出长长的糖风。父亲甩的可漂亮了,好像聚宝盆上的光圈。
父亲说:“我的糖葫芦糖蘸得均匀,越薄越见功夫,吃一口让人叫好,蘸出的糖葫芦不怕冷不怕热不怕潮,这叫万年牢。”
——《万年牢》
曾经在小学语文课上学完这篇课文
对糖葫芦情有独钟
每逢遇到卖糖葫芦的都会问人家
您这是不是万年牢?不是我不买哦
其实最后嘴馋的自己还是会买下一根
放在阳光下举着细细观察糖风的模样
在阳光照耀下总显得晶莹无比
一口下去
酸甜酥脆的味道让人向往

“在洋槐开花的季节,只要哪位小朋友走进槐乡,他呀,准会被香气熏醉了,傻乎乎地卧在槐树下不想回家。
好客的槐乡孩子就会把他拉到家中,请他美美地吃上一顿槐花饭。槐花饭是用大米拌槐花蒸的。
吃咸的,浇上麻油、蒜泥、陈醋;吃甜的,洒上炒芝麻、拌上槐花蜜。
小朋友临走时,槐乡的孩子还会送他一大包蒸过晒干的槐花,外加一小罐清亮清亮的槐花新蜜。”
——《槐乡五月》
这篇课文特别短小
却不耽误把槐花的味道描写得淋漓尽致
小时候看完课文后还经常想
花竟然能吃
到底会是什么味道
因为小孩子的时候从未见过吃过槐花
所以总是期待着能去一睹槐花盛放的美景
尝一尝美味的槐花饭

“这时候,值班室的同志送来两杯热腾的绿茶,一小碟花生米,放在写字台上。总理让我跟他一起喝茶,吃花生米。花生米并不多棋子王妃,可以数得清颗数,好像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增加了分量。”
——《周总理的一天》

花生米和绿茶组合起来如此诱人
花生米似乎特别受各种饮料的欢迎
无论是温一壶酒配一碟花生米
还是泡一壶茶配一把花生米
都让人十分想效仿一下
尝尝滋味如何

“她们用一阵优雅的姿态吃起来,一面用一块精美的手帕托起了牡蛎,一面又向前伸着嘴巴免得在裙袍上留下痕迹。随后她们用一个很迅速的小动作喝了牡蛎的汁子极品唐医,就把壳子扔到了海面去。”
——《我的叔叔于勒》
肥美的肉从坚硬的壳中迅速取出
又将汁液吮吸干净
海物略带腥咸却十分鲜美的味道
征服了所有人的味蕾
尽管只是一句话
却让人十分想跑去海鲜店
叫一锅牡蛎坐下慢条斯理地剥着吃个痛快

“范进进学回家,母亲、妻子俱各欢喜尹峰老公。正待烧锅做饭,只见他丈人胡屠户,手里拿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走了进来。
范进唯唯连声修佐,叫浑家把肠子煮了,烫起酒来,在茅草棚下坐着。
说罢,婆媳两个都来坐着吃了饭。吃到日西时分,胡屠户吃的醺醺的。这里母子两个,千恩万谢。屠户横披了衣服,腆着肚子去了。”
——《范进中举》

开篇就是吃完饭的场景
尽管作者本意并不是描写食物
却着实让我看得心动
酒肉与菜
吃得醉醺醺
多么酣畅淋漓

“立春前后,卖青萝卜。
“棒打萝卜”,摔在地下就裂开了。
杏子、桃子下来时卖鸡蛋大的香白杏,张振朗白得像一团雪,只嘴儿以下有一根红线的“一线红”蜜桃。
再下来是樱桃,红的像珊瑚,白的像玛瑙。
端午前后,批杷。
夏天卖瓜。
七八月卖河鲜:鲜菱、鸡头、莲蓬、花下藕。卖马牙枣、卖葡萄。
重阳近了,卖梨:河间府的鸭梨、莱阳的半斤酥,还有一种叫做“黄金坠子”的香气扑人个儿不大的甜梨。
菊花开过了,卖金橘,卖蒂部起脐子的福州蜜橘。
入冬以后,卖栗子、卖山药(粗如小儿臂)、卖百合(大如拳)、卖碧绿生鲜的檀香橄榄。”
——《鉴赏家》
汪曾祺的这段话可把水果写得活了起来
五颜六色形状均匀口感香甜的果子
仿佛就在眼前
果香带着花香
甚至有露水涌动
它们就那么娇嫩嫩地看着你
吃腻了大鱼大肉
来一颗果子
充沛的汁水在口腔中肆意激荡
在喉咙中停留片刻直冲到胃中
那香气从味蕾一直甜到心里
口感美妙让人难以忘怀

“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金学伟。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鸭蛋的吃法,如袁子才所说,带壳切开,是一种文俊英,那是席间待客的办法。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
——《端午的鸭蛋》
只一句话
鸭蛋的美味跃然纸上,金灿灿的蛋黄留着油侯腾飞,顺着筷子缓缓滴下,尝一口口感鲜嫩细腻,腌制的咸味恰到好处的渗透到蛋黄中,连蛋清都美味得毫不逊色,然人读了口水直流。


“小燕接着揭开,里面是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
“晴雯麝月揭开看时,还是只四样小菜。晴雯笑道:“已经好了,还不给两样清淡菜吃.这稀饭咸菜闹到多早晚?'一面摆好,一面又看那盒中,却有一碗火腿鲜笋汤,忙端了放在宝玉跟前.宝玉便就桌上喝了一口a片猛男日记,说:“好烫!”
——《红楼梦》
重点不是物件难得
要的是一个“烫”
才是成色十足的人间烟火
是富家子弟的口腹之快
“凤姐儿笑道:“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说道:“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
“作酸笋鸡皮汤,宝玉痛喝了两碗,吃了半碗碧粳粥。”宝玉回到怡红院,对晴雯说:“有一碟豆腐皮包子,我想着你爱吃……”
“及收拾完备,更衣洗手,吃了两口奶子碧粳粥,漱口已毕,已经是卯时二刻了。”
——《红楼梦》
当我们一看到名字的时候
就能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想要吃的欲望
书中很多食物描写
很多都是由品尝味感到香的
也有嗅到的
比如
大观园中吃烤鹿肉,探春闻到肉香味说:“你闻闻,香味这里都闻见了,我也吃去。”
味道近在唇齿间
不是隔着玻璃眼巴巴想出来的报菜名
香气隔着屏幕透过来
把前面列举的大鱼大肉都赋予了亲切感
读者叫一声“叨扰了”
拿起筷子就要吃
当初读了几遍的红楼梦
都被其中的食物描写深深吸引
随意一餐,随便几口的零食
都无比的精致可口
富人家的口腹之欲如此盛大
生活如此奢靡
食物的每一道工序都深有讲究
但钟鸣鼎食的生活是不能长久的
它不被历史的潮流所认可
食物再香气四溢也掩盖不了
一个王朝堕落腐朽发霉的气味

妖精道:“我知你不吃荤,因洞中水不洁净,特命山头上取阴阳交媾的净水,做些素果素菜筵席,和你耍子。”
唐僧跟他进去观看,果然见那──盈门下,绣缠彩结;满庭中,香喷金猊。
摆列着黑油垒钿桌,朱漆篾丝盘滑铁卢大学宿舍。
垒钿桌上,有异样珍羞;篾丝盘中,盛稀奇素物。林檎、橄榄、莲肉、葡萄、榧、柰、榛、松、荔枝、龙眼、山栗、风菱、枣儿、柿子、胡桃、银杏、金桔、香橙,果子随山有莲雾的吃法。
蔬菜更时新:豆腐、面筋、木耳、鲜笋、蘑菇、香蕈、山药、黄精。
石花菜、黄花菜,青油煎炒;扁豆角、豇豆角,熟酱调成。王瓜、瓠子,白果、蔓菁。
镟皮茄子鹌鹑做,剔种冬瓜方旦名。烂煨芋头糖拌着,白煮萝卜醋浇烹。椒姜辛辣般般美,咸淡调和色色平。
——《西游记》
你以为西游记里都是
“大师兄!师傅又被妖怪抓走了?”
不是的
原著远比我们想象的精彩
这一桌盛宴虽全是素餐
却描写的细腻温柔
让人恨不得跑到菜市场照着买个遍

“倒是早起我叫厨子用口蘑漱了一只肥鸡南辕北辙造句,大约还可以下饭。”
——《老残游记》
蘑菇的鲜嫩滑腻
搭配一个动词漱
像是蘑菇和
健美紧实、皮光肉滑的大鸡腿
味道互相渗透,交融,升华,荡漾
最终形成了层层叠叠的香味
扒上一大口白米饭
那滋味……
十一
“我们中间几个年长的仍然慢慢的摇着船,几个到后舱去生火,年幼的和我都剥豆。不久豆熟了,便任凭航船浮在水面上,都围起来用手撮着吃。吃完豆秦霸天下,又开船,一面洗器具,豆荚豆壳全抛在河水里,什么痕迹也没有了。”
——《社戏》
风清月朗
在渗透着清凉的水面上
滋味都不用写就很美
风土,乡野,甚至有几分豪侠之气
和着清风
灼热的味道和豆子的清香充斥着口腔
伴随着远离大人束缚的清爽心情
实在让人难以忘怀
就像小时候课堂上偷吃的零食总是最香的
十二
“我们用桐子榨油来点灯,吃的是豌豆饭、菜饭、红薯饭、杂粮饭,把菜籽榨出的油放在饭里做调料。这类地主富人家看也不看的饭食,母亲却能做得使一家人吃起来有滋味。”
——《回忆我的母亲》
杂粮的粗糙口感
红薯的香甜
豌豆的柔韧耐嚼
配上肥美的大米粒
尽管作者说是穷人的晚餐
却让读者感到向往
期待能一品其味
十三
“麦黄蟹,豆黄鳖。 麦子黄梢儿的时候,蟹子顶盖儿肥。公的满膘滴血深宅,母的饱籽,肢脚尖里都是肉。把刚下网的新鲜蟹放锅里一蒸,清汤白脑儿,紫盖红螯,剁下姜,浇上醋,谓之姜汁蟹,实在是一盘下酒的佳肴。”
——《卖蟹》
十四
“说起冬天,忽然想到豆腐。是一“小洋锅”(铝锅)白煮豆腐,热腾腾的。水滚着,像 好些鱼眼睛,一小块一小块豆腐养在里面,嫩而滑,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锅在“洋炉子” (煤油不打气炉)上,和炉子都熏得乌黑乌黑,越显出豆腐的白。“
“我们都喜欢这种白水豆腐;一上 桌就眼巴巴望着那锅,等着那热气,等着热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
——《冬天》
滑而嫩白的豆腐在水中咕噜嘟噜冒着热气
是冬日里独一无二的温暖
记不记得小时候父母亲夹在你碗里的热菜
以及你撅着小嘴向着滚烫的食物努力吹气的样子
冬日里的晚餐
吃饱喝足
大汗淋漓
十五
“妈给他们端来饭。真正的玉米面饼子,两大碗粥。妈说这粥是草籽熬的。有点像小米,比小米小。绿盈盈的,挺稠,挺香。还有一大盘鲫鱼,好大。爸说别处的鲫鱼很少有过一斤的,这儿“淖”里的鲫鱼有一斤二两的,鲫鱼吃草籽,长得肥。草籽熟了,风把草籽刮到淖里,鱼就吃草籽。萧胜吃得很饱。
“社员”和“干部”同时开饭。社员在北食堂,干部在南食堂未央金屋赋。北食堂还是红高粱饼子,甜菜叶子汤。北食堂的人闻到南食堂里飘过来的香味,就说:“羊肉口蘑臊子蘸莜面,好香好香!”“炖肉大米饭,好香好香!”“黄油烙饼,好香好香!”萧胜每天去打饭,也闻到南食堂的香味。羊肉、米饭,他倒不稀罕:他见过,也吃过。黄油烙饼他连闻都没闻过。是香,闻着这种香味,真想吃一口。
正在咽着红饼子的萧胜的妈忽然站起来,把缸里的一点白面倒出来,又从柜子里取出一瓶奶奶没有动过的黄油,启开瓶盖,挖了一大块,抓了一把白糖,兑点起子,擀了两张黄油发面饼。抓了一把莜麦秸塞进灶火,烙熟了。黄油烙饼发出香味,和南食堂里的一样。妈把黄油烙饼放在萧胜面前,说:“吃吧,儿子,别问了。”
——《黄油饼子》

黄油烙饼是甜的
眼泪是咸的
黄油烙饼明明那么香甜
却让人心中苦涩
一声奶奶叫的人心碎
汪曾祺笔下的食物永远见字知味
简明扼要
包含食物的味道佐以情感的滋味
让人回味无穷
十六
老姑妈的饺子看得人欲罢不能:
“老姑妈在厨房里又开始了士气高昂的孤军奋战。新月还没到家,她就买好了瘦牛肉,剔去筋头马脑儿,用快刀剁得细细的,撒上葱末儿、姜末儿,拌好馅儿,搁在那儿“醒”着。这会儿,又忙着揉面,揪剂儿暴风法庭,擀皮儿。一手捏着面剂儿,一手搓擀面杖,那面剂儿就风车似的转,眨眼间案板上就摆满了银元似的一片。就又一手托皮儿,一手填馅儿,十指一捏,就是一只菱角似的饺子。她要让新月饱饱地吃一顿薄皮儿大馅儿的净肉饺子,把住校的亏空都补回来。佐餐的小菜是拍黄瓜,拌着蒜泥,虽然简单,却爽口、提味。”
——《穆斯林的葬礼》

像不像逢年过节
家里人围坐一起包饺子的场景
你家中包饺子技术最好的长辈是谁
高超的文学作品写生活,一定不会放过吃。
食物的亲切感也是写衣服和住房比不了的。
诗词大都热衷于描摹,从“珠灰绛红鹦哥绿,真丝雪纺亚麻布”到“复道行空,不霁何虹”,统统都和读者隔了一层。
唯有吃是张嘴就来的杜勤兰,说到四喜丸子、酿白菜,那就是四喜丸子酿白菜,香味立刻就在舌尖。
食物和人物融为一体,息息相关。
食物就是人间烟火。
饮食的文明源远流长,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华饮食文化在与世界各国文化碰撞中,应该有一个坚固的支点,这样它才能在博采众长的过程中得到完善和发展,保持不衰的生命力。
我觉得,这个支点就是优秀传统文化特质,也就是中华饮食文化需要探索的基本内涵。
我们应当让我们的饮食文化成为世界的强势文化,而不应该被西方的快餐文化所压制,在享受味蕾的满足的同时,为饮食文化的传承贡献自己的力量鬼四虐。
空白
文字里的烟火气
那么温柔惹得人心动
输入
本文编辑:郑慧聪
排版: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