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11月16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58

关中文化(五)|关中文化的近代转型-终南读书会
关中地区的农耕经济,在中国封建社会尤其是汉唐时期,以其固定性、循环性和务实性,维持了社会的超型稳定,也激扬过大汉雄风,催生出盛唐气象,创造过辉煌的文明,激发起民族的自尊、自信、自强,在封建社会的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但是,星转斗移,沧海桑田,千百年的岁月流逝,古今多少事,都成了浓缩在书架上的抽象文字,一本一本厚厚地叠了起来。在这历史长河潮起潮落之中,昔日帝国的京畿宝地终于盛极而衰了。
宋元以后,随着中国封建社会政权中心的东移,关中地区逐渐失去了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地位,变得日渐保守、封闭了。近现代,由于交通不便,经济发展落后。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也没有敲开过潼关的大门杜雪吟。抗日战争时期,日寇也没有进入过潼关。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很少渗透进关中地区。直至解放以前全建军,在西安城中还仅有一个大华纱厂。其间,光绪二十六年至二十八年、民国十八年卓琳妹妹,关中连年大旱,经济更为凋敝。

但地理形势、生产方式和社会组织依然,关中经济尽管不发达,但社会秩序和生活还是稳定的。“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关中人依然按照传统的模式生活着。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李锦鉴,素来为秦人们所鄙夷的南蛮东夷之地,却成了富甲一方的后起之秀安若菲,似乎在验证着老祖宗有关风水轮流转的神秘论说。目睹昔日蛮夷之地假工商业的发展在近代的迅速崛起,曾经傲视一切的秦人们只有无奈地瞠乎其后。他们守着这块不再冒帝王紫气的闭塞的古老土地,默默地繁衍生息。
新疆军旅作家周涛曾经谈到过他对西安的印象:“西安是一座至今残存着汉唐盛况和帝王气象的农民城市,是一个标准的‘城市里的村庄’;西安是保守的、固执的,同时也是幽默的、世俗的,它正努力地试图从周遭累累的高大帝王墓葬的压迫下站起身来”(《游牧长城——陕北篇》,《周涛散文》第三集第220页,东方出版中心1998年版)。

新中国建立以后,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使得关中地区的经济结构开始得到调整。当时的计划经济使得西安东郊纺织城、西郊电工城和韩森寨国防工业相继设立,关中东西府的纺织业、化工业等轻重工业得到发展,魏吉英高韩召善校、科研院所林立,成为高教、科研大省。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没有变,还保持着浓厚的城墙情结和废都意识罗丝·麦高恩。改革开放初期,东南沿海兴起的商品大潮,竟然很少在西安的护城河里激起一朵浪花。
直到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给中国人开始讲述春天的故事,江泽民总书记发出“把西安建设成外向型城市”的号召,关中人的观念才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随之,西安高新区、渭南、咸阳、宝鸡工业新区拔地而起,杨凌农业示范区开拓着现代农业的新路黄胜楠。尤其是世纪之交,党中央发出西部大开发的伟大号召,西安再一次成为西部开发的桥头堡,演出一出出威武雄壮的时代活剧。
作者简介:李志慧,男倪子钧,1949年生,西安人范家璐。西北大学教授、博导,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滕海兵。曾任西安翻译学院人文艺术学院院长,现任终南学社副社长。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文化学和民俗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出版论著17余部。近年主编《人文素质概论》《关中文化概论》《终南文化概论》,撰著《解读终南》,发表专题论文及散文、诗歌多篇。

主办:终南学社
承办:终南读书会
顾问:李志慧
名誉主编:史飞翔
主编:王晓红 冯黎
执行主编:崔小康
责任主编:王康荣郑昊
本期编辑:王康荣